回應 : 0
騎牛手記
道指下跌的下一站
陳增濤
2020年3月23日

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华尔街道琼斯指数自二月中的峰点下跌到上星期五的19174点,在一个月间市值蒸发了三分之一,都是难得一见的世界纪录。甚至是曾经在二零零八年华尔街金融风暴中一战成名的桥水基金(Bridgewater Associates),传说亏损惨重,面临赎回潮而陷入困境。回顾去年底桥水基金的老板达里奥(Ray Dalio)对华尔街股市的乐观,是不无道理的。虽然说从股市的估值和市盈率来看道琼斯指数已经到了历史性的高处不胜寒的高峰,但环球流动性泛滥,在消费指数没有明显上涨的情况下,美联储加息步伐会非常缓慢。更不要说2020是美国大选年,大选年华尔街股市上涨似乎是必然的。

而新冠病毒早在去年的十二月巳经开始在肆虐而不为人知,一直到一月二十三号武汉的封城才引起了媒体的关注。到二月底意大利的武汉肺炎开始快速蔓延,道琼斯指数在农历新年跌破二百天平移,但在二月底三月初几天短暂的反弹中才开始崩盘下跌,月中跌穿高峰值的百分之二十进入所谓的熊市。其中单天的震荡非常激烈,多天超越二千点,难得一见的溶断多次发生,最多跌幅的一天竟然几达三千点,十分惨烈。在这种市场恐慌情绪的情况下,只有心理十分坚定而且早有准备的投机者才有机会获得丰厚的战果。作为拥有一百多亿美金又看好市场的桥水基金,其囧境可想而知。武汉封城,而接蹱而来的大陆大部分大城市相继硬或软封城,必导致中国GDP 雪崩。但观看华尔街投行的预期,依然过份乐观。现在武汉肺炎疫情正迅速的在欧美蔓延,欧美到处封国封城,只会有更多的经济进入停屯的坏消息的袭击。如果从道琼斯指数的技术面来看,道琼斯指数跌破前年底的二万二千多点的低位,下一个有支撑的在一五到一六年间长达二年的震荡,大约是去年底道琼斯指数年初高峰的百分之五十,道琼斯指数大约是15000 到16000 点间。如果考虑到道琼斯指数两年来巨形震荡的喇叭口形态,凑巧的大约在夏天前也是。

在当前特朗普着急的想尽办法稳定华尔街股市,估计只会迎来一波短暂的反弹。而其后可能是另一次的崩跌,其崩跌的百分比可能又一个百分之三十。在一个熊市,每次反弹,虽然已经伤痕累累,依然是减轻损失的机会,然后才有适当时候入场买入便宜股票的心态和资金。

 
我要回應
我的稱呼
回應 / 意見
驗証文字
 
 
 

 

Copyright © Easy Property Co.,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