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 : 1
香港空前動亂專輯
香港前路,伊於胡底?領導能力,決定一切
關品方
前港府中央政策組特邀顧問
2019年11月12日

(原文發表於2019年10月23日)

近日林鄭月娥女士出來講話,一碗水端平,表示反對一切暴力,說她自己只是支持警察這個機構,不會“盲撐”(整體支持)警隊裡面全部每一個人。林太表現非常軟弱,被不少人極大詬病。

筆者不同意林太這個一碗水端平的說法。她曾經對外說,自己只有三萬警隊的支持。香港及內地的社會輿論不斷進行分析,從政治、社會、法律以至治理水平等角度,分析她及港警所處的製度環境,多少能夠理解港警難以有力執法的外部原因。

但即便如此,一個正常的政治領導也不會出來一碗水端平,把在一線維護社會秩序、面臨個人安危及巨大心理壓力、在社會上孤立無援的執法警隊,與違法暴徒放在同一個道德平面上進行討論。

要維持社會秩序,止暴制亂,國家機器必須採取比暴亂者高一級的手段(包括緊急狀態下的超法律/政治手段)。其中,在一線的警察/防暴力量必須被賦予權力,能夠運用高於暴亂者一級或數級的武力,對暴亂者形成震懾。所以賦予權力的一個很重要的內涵是:警察認為自己在一線時根據現場情景及個人判斷運用必要武力,能夠受到整個國家機器的系統性的理解與保護,以執行製暴止亂的任務。

警察在處理暴亂現場時,不是在處理一件交通事故,或一件超市盜竊案——他們是在代表國家機器,在非常時期下,在瞬息萬變的暴力場景下,在個人安全受到威脅的情形下,解決尖銳的政治衝突。這對警察的身心要求都是非常嚴格的。

特別是當暴徒的聚集人數很多和武裝水平很高時,警察還會誤以為自己站在社會的對立面,面臨很大的心理壓力和社交壓力,因此需要獲得額外的政治、道義和心理支持。

當代西方社會基本上能夠在很短的時間內止暴制亂,就是因為警察被賦予這種超法律的政治權力。所謂超法律的政治權力,即警察相信他們在一線作業,為了震懾激進示威者,必須使用升級武力,但這種升級運用會受到國家的保護,警察好比享有某種類似豁免的權利。在越發達的西方國家,國家機器的這種超法律的豁免權利就越強。在美國,警察的權力幾乎是絕對的,是公權力的尊嚴,不可能被挑戰。整個行政體系和司法體系會系統性地偏向保護警察。

因此,在挑戰政權的激進暴力出現時,政府必須給予警察最大的政治支持、最充分的授權,以及執行上一定程度的自主權及對這種自主權的信任與保護。警察這時是國家機器,是國家意志在一線的代表與化身,不是一支外來的僱傭部隊,不是按照商業合同在履行職責,或是要承擔合同上的什麼違約條款。

實際上,從古到今,所有社會的政府,為了維持治安和秩序,都是這麼做的,這是一個政權維護其政治存在及對內主權的基本問題,與政治體制及意識形態沒有必然聯繫。

五個月來,港警在超常規下高壓作業,被推至一線維護公共秩序,並遭受“泛黃”派(從和理非到勇武派及縱暴派)的譴責,個人及家人正常生活受到威脅,身體受到威脅,心靈受到衝擊,承載著反對派對整個港府及內地的不滿,可謂不堪重負。

相信港警內部是怨聲載道。他們對特區政府不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不從政治層面尋找解決方案,與市民充分溝通,推出相應政策,積極安撫市民情緒,在危機中施展領導力,為香港尋求新的共識並邁向前進,而是把港警推到一線與示威暴亂者對峙(早期甚至只驅散,不拘捕),試圖讓他們去止暴制亂及解決政治問題,應當是極端不滿。

在這個情景下,林太說支持警察這個機構,但不盲目”撐警”(支持港警每一個人);林太這個“支持香港警察這個機構”的説法不妥。中央政府、全國人民、愛國愛港者都支持香港警察止暴制亂,肯定他們在恢復香港秩序的過程中所起的作用,並對港警有極大的體恤;作為特首,她能夠說不支持警察作為一個機構麼?支持警察這個機構,她還用說麼?

“不盲目撐警”的說法不對。在非常時期,政府受到存在威脅,警察作為國家機器,當公權力發揮作用時,政府必須對警察予以最大的政治支持、授權和信任。林太這句話的意思是,香港警員不擁有這樣的政治支持、授權和信任。

更甚的,她日前還說,現階段還是依賴監警會,要視監警會的調查結果,判斷是否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她的潛台詞,可以理解為,如果監警會的結論是系統性偏向港警的,沒有找出太多港警的問題,並且被亂港派極力批判而引起波瀾,那她就會探討是否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重啟調查程序。

如果這樣,按照香港目前的社會情緒,大家都要求港警對暴亂承擔責任甚至付出代價,監警會調查如果保護港警,那勢必造成不滿。林太這個表態,好比說,監警會聽明白了,我給你們出題作文。你得給港警找出一些毛病來,否則社會不答應,在這個情況下我不得不推倒重來,再研究是否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讓獨立調查委員會批判警察,弄出幾個懲罰警察的案子,讓老百姓高興。

方向已經設定好了。監警會還怎麼調查?港警會驚恐地看到,林太已經做好佈置,先給監警會命題作文,如果答得不好,將會委任獨立調查委員會(當然會調整成員構成),直到結果讓反對警隊的民粹滿意為止。

西方國家的政府首腦,在林太這個位置上,正確的表述應該是:

1、繼續突出並強力譴責反對派的暴力;

2、正面否認對港警的種種指控,說明都是歪曲;

3、港警不存在任何系統性的背離程序/違反條例/不守規則的行為,一直非常專業地履行職責;

4、港警的個別警員近期承擔了極大的個人壓力,希望社會對他們支持和理解;

5、請社會關注港警的記​​者發布會,對不實指控都有正面回應;我們後面還會加強輿論溝通,澄清市民的誤解;

6、對港警一如既往,擁有最大的信心,他們在過去幾個月以來付出極多,以最大的專業和熱誠服務香港市民,港府擁有全球最好的警隊,對他們絕對信任。

7、希望民眾了解,香港社會恢復秩序必須依靠香港警隊,港警不單代表政府,他們也是香港社會的一部分,願望一致,都是希望讓香港這個自己的家園從速回復正常秩序。

林太現在要做的是無條件撐警。但她實際做的,卻是保持距離,故意抽離,惺惺作態,將港警與暴徒放到了同一道德平台和標准上檢視,準備好隨時接受亂港派及暴徒對港警的指控,對個別警員在超常規環境之下作業的過失(如有)和犯罪的暴徒一視同仁,嚴格對待,進行相應的懲戒;港警非但沒有被賦予最大的政治授權、最大的道義支持、最大的行動信任(應該是無條件的信任),反而遇到一個沒有擔當,隨時打算跟自己劃清界限、政治卸膊,甚至不惜反攻倒算以委屈求全,只為自保的特首。

林太的這個表態,恐怕不能簡單地以“搪塞”、“和稀泥”和“不懂政治”來為她解讀辯護。它是一種政治表態,一個真相時刻,不小心說溜了咀。林太在為自己進行政治博弈:她認為自己是站在反對派與港警之間的一個中間人,她可以站在港警一邊,要求港警維護秩序;也可以瞬間轉到反對派一邊,從另一個角度批評港警。她不站在任何一方,只是個調和者、調停者。這只是小聰明,還是大奸侫?她是無心,還是有意?領導能力,決定一切。估計林太在台上的日子已開始倒數。

從外部勢力、內部民情、各種制度性的治理落後(現在已充分顯露)等等不利的因素看,港警處境萬分不易。發展到今天這個惡劣環境,港警還可如何工作?我們如何依賴這樣半跛的力量止暴制亂?

過去數週,香港已不知不覺地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在本土派,泛民,勇武,縱暴,中間派,和理非,建制派,愛國愛港,“港漂”(內地來港的居民)之間,一個新的最大公約數正在悄然形成,要求中央政府到來馳援。如果不正視這個趨勢,矛盾不但會繼續,還可能會有連帶透支、傷害北京的信用等的負面作用。事情正在起變化,根本的關鍵,在港府領導班子的更換。且聽筆者下回分解。

 
我要回應
我的稱呼
回應 / 意見
驗証文字
 
1. 真港人 2020-03-12 11:30:47
Pro-China thinking is no value.
 
 

 

Copyright © Easy Property Co.,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