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 : 0
方略品評
2021年是「中國時刻」的新起點,香港特區可否跟得上?
關品方
前港府中央政策組特邀顧問
2020年12月28日
世界潮流,浩浩蕩蕩,不以人們主觀意志為轉移。如果時光倒流到先秦和春秋時代,我們看到的是九流十家,風起雲湧,中華文化奠定基礎。歷經戰國、兩漢、魏晉、南北朝、隋唐、五代、兩宋、元朝、明朝、清朝、民國,各朝各代,英雄輩出,累積沉澱益發深厚,建立文化自信。中華民族長期以來,對外來文化,包括宗教和哲學,兼容並包,從不抗拒。例如天主教東傳(後來更有基督教),利瑪竇和康熙之間的交往(通過徐光啟引介),就是佳話。康熙的十架詩:功成十架血成溪,百丈恩流分自西。身列四衙半夜路,徒方三背兩番雞。五千鞭撻寸膚裂,六尺懸垂二盜齊。慘慟八垓驚九品,七言一舉萬靈啼。詩裹面不但敘述耶穌被釘在十字架的故事,準確詳盡,更且只短短56字,就包括了:半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萬兩分寸尺丈,共19字,都是數字和度量衡,飽含詩意之餘,文化對接,無問東西。今天(25日)是耶穌生日,有感而發。

從1840年到1949年,西方以船堅炮利的方式,來到東方殖民掠奪,試圖以野蠻的武力征服,打砸搶燒,意圖種族滅絕,期間更有長達14年的抗日戰爭。在中華民族長達接近6000年的歷史長河中,100年只是一個轉折。期間中國人一度迷失,懷疑自身的文化和人文價值,仰望西方,甚至有部分人否定自己,要全盤西化。建國71年,中國人急起直追到今天,初見成績。這過程可以稱得上可歌可泣,有多少義魄忠魂,為國家民族的存亡絕續,英勇犧牲?具體細節,無須多說。

「共產」一詞,是明治維新時期,日本人首先翻譯出來的。1870年,加藤弘用片假名翻譯,因為含義太複雜,用漢字不能夠簡單地翻譯出來。1878年,福地原一郎首次意譯為社會主義。後來在《真政大意》裹面,先後出現過共同黨、貧富平均黨、通有黨等譯法。共產黨和共產主義的翻譯,要等到1881年才首次出現。1901年,康有為和梁啟超翻譯為人群之說。翌年,梁啟超在《新民叢報》上首次提到馬克思,引入日文的翻譯,採用「社會主義」。1906年,語言學家陳望道按照日文版的《共產黨宣言》,翻譯成中文版,從此共產黨、共產主義和共產主義者這三個詞,被廣泛認同和接受。英文縮寫是「CCP」。

政治經濟學的理論,在人類文化發展的過程中,不斷更新、變化、充實、調整。以簡單一個詞語,幾個文字,來概括複雜的概念,容易誤導。在政治現實面前,更容易被口號化、污名化、妖魔化、工具化,甚至武器化。西方從殖民主義發展到帝國主義的過程中,意識形態和價值觀念,一直就被利用為所謂洗腦的工具。最簡單直接的做法,就是以資本主義對抗共產主義,以自由民主對抗極權專制,把共產黨和共產主義描繪成「十惡不赦」。

共產主義的理想,從理論到實踐,迄今為止,自俄國的十月革命到今天,歷經103年。21世紀的今天,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倡議,在國際社會逐漸被廣泛接受。這倡議與共產主義的境界,其吻合之處,在共同建設、共同發展、協作生產、互利多贏、保護地球生態、維護自然環境、善用資源、持續發展、多邊主義,協商以求同存異,分工以優勢互補,不同的文化無分彼此,互動吸收,不同的制度無問東西,同向互補,良政善治,人盡其才而各盡所能,物盡其用而各取所需,貨暢其流而互通有無,限制資本壟斷,文化無分先進或落後,保障利益均分。原始的共產主義是絕對的平均主義,只是烏托邦。只有在科學技術達到一定高度,深度和廣度之後,才有可能逐步從科學的社會主義,邁向科學的共產主義。5G、IOT、AI、IDC、新能源、新材料,各方面的突破,正逐步改變人類的前進方向。路遙遠,但這個人類一體,世界大同的理想,永遠是我們共同的追求。這理想和中華文化的精粹高度吻合。中國人從摸着石頭過河的階段,在新的科學發現和技術應用的台階上,現正升級到理論的理性建設和實踐的規劃執行。

CCP,中國共產黨的誕生和發展,既是中華民族外抗強權的必然,也是傳承6000年中華文化的必然。1921年,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出席的僅13人,代表着50多名黨員。今天,全國有8956萬共產黨員。百年奮鬥,成績有目共睹,凡是不帶有色眼鏡的,不存先設偏見的任何人,都會認同這是人類歷史的曠世奇跡。CCP ,中國共產黨,在某種意義上,是「中華文化黨」,或是「中華文明黨」(Chinese Civilization Party),代表着14億中國人和平發展的利益,在追求實現世界大同的共產主義理想的同時,在自我選擇的道路上,發展適合自己的理論和制度,以充分的文化自信,取長補短,擇優棄劣,以復興中華文明為己任,領導佔全人類人口20%的中國人傳承發展,為人類做出較大的貢獻,改革開放,永遠在路上。

在這個過程中,必不可免地會和當前仍盛極一時的美國秩序發生碰撞。那是一個建基於殖民主義、帝國主義、金融霸權及軍事碾壓的極具侵略性的體系。香港剛經歷過慘痛的顏色革命的教訓,記憶猶新,而且抗爭還遠遠沒有完結,現在還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下,備受嚴厲挑戰,還在謹慎地回應的過程中。「一國兩制」原是極具睿智的創新,可惜美國(還有英國)出於抗衡中國和平崛起的錯誤思維,要否定它,破壞它。香港作為特別行政區,在國際政治縱橫捭闔的舞台上,沒有水平抗爭,沒有能力自衛,自不待言,一定要尋求中央的指導和支持。期望特區的管治團隊充分明白這一點。2021年是「中國時刻」的又一起點,特區可否跟得上?問題不簡單,莫謂言之不預。

 

 

 文章來源: 點新聞 2020-12-25

 
我要回應
我的稱呼
回應 / 意見
驗証文字
 
 
 

 

Copyright © Easy Property Co.,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