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 : 0
方略品評
香港的時代挑戰:優化資本主義制度
關品方
前港府中央政策組特邀顧問
2021年11月13日

(原文發表於2021年11月11日)

「一國」之下,「兩制」怎樣互動共融,參考對照,擇優捨劣,取長補短?關鍵是要明白到極端資本主義存在內部矛盾和缺陷,貧富懸殊造成「內捲」嚴重,如不及時改善改良,在內外環境和大小氣候的交互作用之下,會不斷出問題,方向模糊,內耗不斷。港人常說的深層次矛盾,其實就是未懂得要在50年不變的過程中不斷改進極端資本主義,引入社會主義因素,優化資本主義制度。

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金融市場地位突出。要達致良政善治,需要政府、市場及社會三方面的力量互動、協調和制衡,才能夠不斷化解持續出現的大小矛盾。金融市場最突出的制度之一是證券交易所。內地改革開放(1978)以來,先後成立上海(1990年11月)和深圳(1990年12月)證券交易所,不斷嘗試(實踐為本,「摸着石頭過河」),參考西方的先進經驗。31年後(2021年9月)才宣布在北京成立第三個證券交易所,估計最早將於本月內開市,那是因為經過深思熟慮。三個交易所各有不同特色。上交所承接大型企業上市,深交所服務中小微企業,北交所的定位是為小型創新企業提供股權融資平台。北交所的重要使命,是解決長期以來困擾中小微企業融資難和融資貴的問題。傳統的「新三板」有基礎層和創新層之分。早在5年前,國家首次發布創新層掛牌公司的名單,對掛牌公司實施分層管理,以基礎層和創新層把它們區別開來。去年7月,證監會從創新層之中進一步甄別出精選層。北交所就是創新層的升級版,別稱是升級的 「新三板」,聚焦在精選層。證監會明確規定,要從隸屬精選層的企業裏面找出值得輔助安排上市的目標公司,在北交所上市。

新三板成立(2013年)以來,由於成交量不足,流動性較小,企業投資融資的成效無法很好地體現,因此中央決定成立北交所。北交所要求首批申請上市的公司要做好四方面的調整,以確保持續監管的有效性。第一是公司治理要更加優化,尤其要強化獨立董事的地位;第二是訊息披露要求更加具體;第三是停牌復牌管理要更加嚴格;第四是企業主體責任要更加清晰。這些方面的附加要求,對主辦券商、保薦機構及包銷券商有更嚴格的規範,確保這些新加規則能夠加速創新資本的市場流動。在北交所上市的目標公司將會集中在新材料、新能源、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和智能製造領域。

北交所的成立不是和上海及深圳的證券交易所簡單重疊,而是為中國製造業特別是智能製造及中小微企業帶來新的發展契機。除了民間借貸和銀行抵押外,新興的「精準特新」小巨人企業 (定義為「明日之星」) ,將會有一條嶄新的融資渠道。關鍵是防止升級版「新三板」的板塊概念被無序操作,杜絕產生概念泡沫。例如近年的白酒板塊(突出例子是茅台酒)就是前車之鑑。

中國制度的優越性在於結合規劃的強度和市場的韌度,明白到從社會主義實踐到共產主義理想,有一條很長的路要走,因此需要參照資本主義某些健康環節,在黨建引領之下,充分發揮政府、市場和社會的會同力量,同時避免放任自流,為了照顧全國人民絶大多數的共同,綜合,長遠利益,天下為公。

事實上,過去43年來,內地每個城市在經濟發展和社會建設的過程中都有規劃、有設計、有政策、有監管;確保航向正確、速度恰當、適時適事配適人。例如珠海特區(本人從2006年起一直有所接觸),共有29家A股上市公司,其中4家公司去年營收超過百億(人民幣),但都相當低調。他們分別是格力、華發、納思達和麗珠;29家之中,市值超過百億的有8家。

現在看來,2021年將會以建黨百年,十四五開局年和各項宏觀政策隆重推出形成飛躍,而載入史冊。單舉一例: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總體方案。這方案對大灣區發展有深遠影響,是規劃強度結合市場韌度的典型。合作區的實施範圍,是橫琴島在一線和二線之間的海關監管區域,總面積106平方公里,與澳門現有的33平方公里陸地面積相比,合作區的面積是澳門的三倍有餘。橫琴和澳門之間設為一線,橫琴和內地其他地區之間設為二線。橫琴可以理解為既是澳門亦是內地,是「一國兩制」的高度融合,由廣東省省長和澳門特區行政長官牽頭,深度合作共同管理。

國內參考資本主義的制度,尤其是金融領域的運作,不遺餘力,而且不單純引進,而是優化引入。在創新科技方面,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經濟主戰場,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人民生命健康,建立創新自信,緊抓創新機遇,勇攀科技高峰,破解發展難題。這些方面的發展日益優越,表現淋漓盡致。

反觀香港特區,儘管最新的特首施政報告終於表現出與國家發展大局同向而行,方向正確,但仍流於只是框架性,未必能夠進一步深化落實。看來香港特區政府需要建立一個整頓革新委員會(可簡稱為「整革委」),具體落實整頓的辦法和推進革新的步伐。關鍵是要有「引進社會主義因素以優化資本主義制度」的思維,才真正能夠體現「一國兩制」的偉大創造。

香港特區如果事事都因循守舊,擁抱傳統資本主義制度一成不變,甚或排斥整頓,抗拒革新,那就與「一國兩制」的原意和初心背道而馳,大謬不然,差之毫釐,誤及千里。

中國在不斷嘗試完善治理制度的過程中,一路走來已信心具足。 新時代對「一國兩制」的根本要求,從香港特區配合國家發展的角度看,還是離不開振興中華民族和完成祖國統一。在這方面,期待港人能夠充分配合,堅守立場,信任中央,放下身段,不要甘於做被團結被統戰的對象,而應該積極主動發揮「一國兩制」的示範作用,為將來台灣統一提供正面有益的參考。儘管過去25年有所蹉跎令人扼腕,「一國兩制」前路方長,如今重新出發,估計為時未晚。

回顧孫中山自1885年立志致力國民革命,尤其從1905年在日本東京赤阪霞關創立中國同盟會以來,革命志士們前僕後繼凡64年最終成立新中國(1949年),其目的不外是振興中華。21世紀的今天,中國面臨百年未見的大變局,中國夢不論過去與未來,一直經歷不平坦的歷史路途。如今美國千方百計阻撓中國和平崛起,中國一日仍處於分裂狀態,美國就一日仍有可乘之機。中華復興夢是中華民族的偉大目標,香港豈可缺席?當然要為台灣統一提供某個側面的參考。港人重溫中華復興夢的初衷與憧憬,對「一國兩制」自我提升的期許,應該是愛國護港力謀建設發展的動員令。不論美國怎樣上竄下跳意圖引發戰爭讓中國人打中國人,其實從長遠角度看,台灣統一的大局已定。敵軍圍困萬千重,我自巍然不動,這才是大格局和大視野。關鍵是優化香港資本主義的「一制」,踐行香港特色的資本主義,加強規劃,限制資本,調節市場,整頓政府隊伍,革新管治機制,施政以人民為中心,多些公道,少點私心,平等對待弱勢社群,培育年輕人愛國心,引進先公後私和大公小私的社會主義健康因素。

 
我要回應
我的稱呼
回應 / 意見
驗証文字
 
 
 

 

Copyright © Easy Property Co.,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