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產 政治 經濟 軍事 社會民生 管理、銷售與推廣 營商 思辯 文史哲 媒體 教育 法律 生活隨筆 旅遊 舊文新編
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 香港的致命傷中原往事其他
瀏覽人次 : 7069    回應 : 0
功。德。言
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681)
 
王文彥
怡居地產常務董事及
中原地產創辦人
2018年10月29日

薄待中史科,是你或你兒女的損失 (1)

(原文發表於2014927)

 

中國歷史這一科在香港所有學校都備受冷落,每年的文憑試不到一萬名考生報考,我所接觸到的大多數中學生都不約而同抱怨中史朝代多,地名多,人名多,史實枯燥無味,怎樣背也不熟,難學得很,也缺乏樂趣。 

讀中國歷史竟然枯燥無味、缺乏樂趣?在我看來,你用甚麼罪名加諸中史都可以,但萬萬不能說它枯燥無味、缺乏樂趣。且引述幾則我在本欄用過的歷史故事:

1.              建安五年,曹操在官渡一戰中擊潰袁紹軍隊的主力,袁紹僅率八百名騎兵逃走,輜重、圖書、珍寶等都落入曹軍手中。曹操在袁紹那裡發現許多自己軍中以及留守京都的將領、公卿大臣(尤其是親董承集團、兗豫兩州郡縣的首長)私下寫給袁紹的書信(包括作軍事聯盟的文件),當時有參謀人員主張據此進行追查及斬草除根,曹操則下令全部焚燒,根本不看書信內容及寫信的人到底是誰,他說:「當()紹之强,孤猶不能自保,而況眾人乎!」曹操的寬容大度,發揮了驚人的影響力,不但穏定了軍心,使那些心懷二意的人安下心來,不再動搖,而且使朝廷的反曹勢力受到完全的壓制。

2.              做魏王時的曹操要接見匈奴的使者,他自己認為相貌不好看,不能用威儀震服匈奴,就讓一表人材的尚書崔琰代替他接見,他自己握刀站在坐榻旁邊做侍從。已經接見完了,就派間諜,去問匈奴使者:「魏王這人怎麼樣?」匈奴使者評價說:「魏王高雅的氣質,不同尋常;但是坐榻邊上拿刀的那個人,才是真正的英雄。」

匈奴使者不知座中的曹操是假的,但有諸內形諸外,雄才偉略的曹操,內在美怎掩飾亦不免流露,慧眼識英雄的匈奴使者一眼就感受到了,所以才會衝口而出,說操刀旁立、醜貌的侍衛才是真英雄。曹操看扁了自己,所作的部署反倒壞了原本用意。 

3.              曹操好色,祇要看到美麗的女人,不管她是誰,他總會想方設法將她弄上手。征伐豫州軍閥張繡時,便因為搞上張繡的嬸母、張濟的遺孀,逼反本已歸順的張繡,造成豫州兵變,長子曹昂,侄子曹安民及侍衛長典韋都為保護他而喪命。

曹操妻妾成群,結髮妻為丁夫人,無所出;二夫人劉氏,生長子曹昂和長女清河公主;三夫人卞氏,生四子:曹丕、曹彰、曹植及曹熊;四夫人環氏,生曹冲;五夫人杜氏,六夫人尹氏;七夫人我忘其本姓,祇記得她原是呂布部屬秦宜祿的妻子,還有八夫人王氏、九夫孫氏、十夫人李氏、十一夫人周氏、十二夫人劉氏、十三夫人宋氏、十四夫人趙氏,以上都是育有子女的,無所出的更不知凡幾。

曹操納妾,有個不成文規矩,就是不娶黃花閏女,納的每每不是妓女出身,就是再婚婦人。三夫人卞氏,出身妓女;六夫人、七夫人,皆別人老婆。

曹操不但愛納棄婦,更喜為人後父。六夫人尹氏原為漢靈帝大將軍何進之媳,嫁曹操時,帶子何晏入府;七夫人原為秦宜祿妻,嫁曹操時携子秦朗入府。曹操都一一收養,視如己出。除何晏、秦朗外,曹操還收養了一個嬰兒陳良,改名曹幹,交八夫人王氏撫養。

敢於娶妓女、棄婦及敢於做後父,以曹操這般大人物,不用說一千八百年前,就算是今時今日這般風氣開放,亦不多見。

曹操對髮妻丁夫人敬愛有加,有情有義。丁夫人無所出,二夫人劉氏短命早夭,遺下長子曹昂及長女清河公主。曹操憐曹昂兄妹早年失母,乃叫丁夫人負責撫養。丁夫人悉心把曹昂兄妹撫育,疼愛逾恒。濮陽之役,曹昂死於非命,丁夫人心靈大受打擊,但見曹操公祭侍衛長典韋,對於超渡曹昂之事,則一切從簡,完全不像喪兒。傷心之下,丁夫人不免時時埋怨曹操累死愛兒,日夕哭泣。三十餘歲而平日養尊處優的丁夫人,本來就有點發褔,此刻哀傷過度,不獨消瘦,而且容光大減。曹操不因髮妻色衰而愛弛,但整日面對她哭怨,日久不禁心躁氣煩。曹操脾氣一發,不可收拾,把丁夫人趕回外家,意欲懲戒一下,讓她知道,整日對著丈夫哭怨有失婦道,稍後再請她歸家。趕走丁夫人一段時日,曹操估量夫人該有所反省,便親自到外家去。閽人迎接姑爺入內,曹操擺手示意,著他們不要驚動夫人,自己輕輕躡足而進。祇聽內間機杼軋軋之聲,不絕於耳。曹操一望,愛妻正在內室織布,不禁惻然動容,暗暗自責:「如此賢妻良母,我當日何以動火趕她?」心中一陣難受的痙攣。僕人見曹操站立已久,忍不住通報道:「姑爺來了!」裏面的丁夫人,依然坐著織布,晃如沒聽見一般。曹操靜靜走到丁夫人身傍,撫摸她,輕聲道:「與我一齊坐車回去,好嗎?」聲調充滿歉意。丁夫人不瞅不睬,祇埋首織布!曹操請求數次,夫人毫無反應,曹操一怒出門。剛出廳門,戛然止步,回頭再呼喚她。丁夫人仍然不理,曹操道:「真的和我訣絕?以後各行各路!」於是與丁夫人斷絕夫妻關係。

對髮妻這般溫情、體貼,肯認錯,歷史上其他雄才偉略之君主未之見也。

4.              楚莊王設宴款待群臣,命深得寵愛的美姬勸酒。天幕低垂,燭光搖曳,君臣都喝得興高采烈。突然一陣大風吹過,所有的蠟燭竟然同時被吹滅,宴席上頓時漆黑一片。那位美人正在席間勸酒,黑暗中不知被誰拽住了衣袖。她喊又不敢喊,走又走不脫,情急之下一把拉斷了那個人繫帽子的帶子(冠纓)。然後掙脫了身子跑到楚王身邊,向楚莊王哭訴被人調戲的經過,並說那人的冠纓己被拉斷,只要點上蠟燭一檢查就可知此人是誰。楚莊王聽了,在黑暗中大喊:「適逢盛宴,諸位要開懷暢飲,誰的冠纓不斷誰就是沒喝好!」群臣為討楚王歡心,紛紛把自己的冠纓扯斷。等蠟燭重新點燃時,大家的冠纓都斷了,那調戲楚王愛姬的人自然也就蒙混過去。

後來到圍鄭之役,戰局僵持不下,這時突然有一將領奮勇當先,五次交兵就斬將五個,敵人為之喪膽。依靠他的前鋒,楚軍蜂湧而上,楚國最終大勝。莊王內心高興,便召這個將領前來領奬,並加以慰勉,這個人原來就是那晚被美姬扯斷冠纓的人。

上述四則故事趣味橫生,怎看都和「枯燥無味」、「缺乏樂趣」拉不上關係。

 

- 待續 -

 
 
我要回應
我的稱呼
回應 / 意見
驗証文字
 
 
 

 

Copyright © Easy Property Co.,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