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產 政治 經濟 軍事 社會民生 管理、銷售與推廣 營商 思辯 文史哲 媒體 教育 法律 生活隨筆 旅遊 舊文新編
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 香港的致命傷中原往事其他
瀏覽人次 : 12633    回應 : 2
功。德。言
槍桿子出政權,張建宗不知輕重(1)
 
王文彥
怡居地產常務董事及
中原地產創辦人
2019年7月29日

政務司司長張建726日在接受電視訪問時公開說,七月二十一日晚上有暴徒在元朗西鐵站和街頭肆意襲擊手無寸鐵的市民,行為令人髮指。他承認,警方當晚的處理與市民期望有落差,明白市民對事件感到憤慨,希望今日發聲去譴責無法無天的暴力行為,並以行動表達反對聲音 

被問到會否代警方向公眾道歉,張建宗回答說︰「絕對會」,「如果為這件事、我們的處理手法,正如剛才說警方的(處理)跟市民的(期望)有落差,我絕對願意就這個處理手法跟市民道歉,並對傷者致以深切慰問。」 

張建宗的言論,馬上引起警隊的強烈反應,四個警務人員協會都紛紛發出不滿之聲。 

香港警務督察協會發聲明說,自反修例運動開始後,警隊一直成為政府與反對人士磨心,被肆意辱罵、衝擊、網絡欺凌、騷擾,甚至家人亦遭侮辱恐嚇,但警隊從沒退縮怨言,因為他們知道他們是政府及社會最後一道防線。聲明指張建宗的發言令他們對堅持的信念有所動搖,認為有關言論完全抹殺警隊個多月來努力不懈維持社會治安的付出甚至犧牲,徹底辜負他們對張及政府的全力支持。 

政府消息人士表示,張建宗在回應記者提問時,是向受傷市民道歉,對政府處理逃犯條例修訂的手法致歉,絕對不是針對警隊。司長在記者會上已強調,警隊是相當克制及高度容忍去處理遊行示威事件,發揮專業精神,司長絕對支持警隊工作,並高度表揚警隊的努力。另如果收到警方的約見要求,會盡快安排 

所謂「政府消息人士」,其實就是張建宗的匿名代言人,他的解釋合理嗎? 

張建宗的發言,大家當時都看到聽到,他當時說「警方當晚的處理與市民期望有落差」,被記者問到他會否代警方向公眾道歉,他的確又實牙實齒地說:「絕對會!」更進一步說「我絕對願意就這個處理手法跟市民道歉」,「並對傷者致以深切慰問」。「這個處理手法」從上文下理去看,祇能理解為「警方不當處理手法」,考慮到警務處處長的上司是保安局局長,而保安局局長的上司是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是警隊的大老闆,他言下之意「我願意就警方當晚不當處理手法代警方向市民道歉」呼之欲出。 

張建宗匿名代言人所說的,與張建宗本人所說有很大的「落差」,如果他真的是代表張建宗,那麼張是以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 

 

~ 待續 ~

 
 
我要回應
我的稱呼
回應 / 意見
驗証文字
 
2. 乜人心 2019-07-29 18:49:50

政治人物,不適宜站出來講政治,講多錯多,貼文留言都被人刪除唔出街,香港乜人心態都有......

3. 不知輕 2019-07-29 22:07:38




1927 年春天以後,隨著蔣介石叛變革命,南京和武漢國民政府相繼“清黨”和“分共”,革命形勢跌入穀底。8月7日,中共中央在武漢召開緊急會議,也就是在這次會議上,毛澤東提出了“槍桿子裏面出政權”的思想,由此成爲指導中國革命幾十年的響亮口號。


 


黃埔軍校建立之後,中囯共產黨逐步認識到槍桿子的重要性。黃埔的學生軍讓中囯共產黨第一次體會到,這支部隊是國共合作中兩黨用政治訓練和嚴明紀律打造的一支新軍,它是那麽與衆不同:完全沒有軍閥部隊的舊習氣,一切都是嶄新的,軍官和士兵不僅英勇戰鬥,更明白爲什麽戰鬥,爲誰打仗。在這樣的背景下,1924 年11 月,周恩來赴任黃埔軍校政治部主任後,即選調優秀共產黨員到各部門任職,還代表中共廣東區委直接領導在黃埔軍校的中共黨組織,擴大共產黨的影響。不僅如此,中共廣東區委還直接領導了一支革命武裝——大元帥府鐵甲車隊。中共中央也在1925 年的四屆二中全會上決定成立軍事委員會, 12 月12 日又將軍事運動委員會改爲軍事部, 這是第一個專門從事軍事工作的組織。1926 年7 月,中共中央召開第三次中央執行委員會擴大會議,通過建黨以來的第一份《軍事運動議決案》。


但是,中囯共產黨在此時並沒有能真正掌握一支有力的武裝,以致在蔣介石突然背叛革命時,我們的武裝力量極其弱小,甚至束手無策。從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到中共六大,中共黨員和革命群衆被殺的有30 多萬,被監禁的有4600 多人。中共黨員的數量從1927 年5 月時的5.7967 萬人,一下子降到11 月份時的1.765 萬人,損失的幅度幾乎達70%!


“槍桿子裏面出政權”的提出


面對局勢驟然巨變,下一步怎麽走?這個問題非常急迫地擺在中囯共產黨的面前。但中共中央領導層中一些人的認識一時並沒能跟上急遽變化的局勢。1927年4月27日至5月9 日,在武漢召開了黨的第五次全國代表大會。此時,距離四一二政變過去僅僅半月餘,全黨上下最爲關切的是如何認清當前的嚴峻形勢,選擇什麽樣的道路,怎樣繼續革命。但是,大會通過的《政治形勢與黨的任務議決案》對此只是作了這樣的表述:“現在革命已進到第三個階段,封建分子與大資產階級已轉過來反對革命。在這階段中,革命勢力之社會基礎是無產階級、農民與城市小資產階級的革命的聯盟。”並且認爲:“現在的時期不是革命低落的時期,而是緊張劇烈的革命鬥爭時期。”


 
 

 

Copyright © Easy Property Co.,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