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 : 0
奇、趣、妙、識
將235件家藏捐贈波士頓美術博物館,翁萬戈與“行旅與故鄉”背後
謝媛編輯
2021年9月9日
1079年,宋神宗元丰二年,苏轼因乌台诗案被捕,后经多方营救死里逃生,但被贬为黄州团练副使。
 
此案牵连了不少苏轼的亲朋好友,这其中便有宋初名相王旦的孙子王定国,由此被贬到荒凉之地岭南,不少人纷纷弃他而去,唯有家中歌女柔奴毅然同行。
 
三年后,王定国北归,与苏轼相见。酒席之中,苏轼问柔奴,岭南如此蛮荒之地,你们过得如何?柔奴说,并没有过得很难,因为此心安处,便是吾乡。苏轼闻此,大为感动,便写下这首著名的《定风波》词:
 
常羡人间琢玉郎,天教分付点酥娘。
自作清歌传皓齿,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凉。
万里归来颜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
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美国波士顿美术博物馆“翁氏家藏精品展·第二期 行旅与故乡”展览现场

Weng Family Collection of Chinese Painting: Travel and Home exhibition at the Museum of Fine Arts, Boston April 3, 2021 – March 6, 2022

* Photograph © Museum of Fine Arts, Boston

 

 

时光斗转千年之后,2021年,当“此心安处是吾乡”这句词作为引言出现在美国波士顿美术博物馆“翁氏家藏精品展·第二期 行旅与故乡”(Weng Family Collection of Chinese Painting: Travel and Home )的展墙上时,让人不由联想起当年苏轼写下这首词的心情。
而这,也让人联想起这一系列展览背后的主角——旅美知名收藏家翁万戈。

 

与波士顿美术博物馆

延续逾半世纪的友情

 

提及翁万戈,总是会先想起他守护六世“家藏”的一生。他曾感慨说过:“我为家藏而活,而家藏也成为了我的人生。”
 
翁氏收藏经六代收集,守护和传承的藏品,历经朝代更迭,战火洗礼,社会动荡,远涉重洋而丝毫未损,堪称传奇。

 

翁万戈先生百岁生日(2018年7月28日)

 

 

2018年7月28日,翁万戈于自己百岁诞辰当天,宣布向美国波士顿美术博物馆捐赠183件文物,这也是波士顿美术博物馆史上所接受的数量最大的一批中国古代文物,直接填补了该馆明清收藏体系的空白。

 

 

翁万戈与摄影师斯坦纳在博物馆(约1950年)

 

 

身为波士顿美术博物馆最高级别的赞助人,翁万戈与波士顿美术博物馆结缘始自1949年。
 
彼时,波士顿美术博物馆亚洲艺术部主任富田幸次郎(Tomita Kojiro)久闻翁氏家族的大名,知悉他们已定居美国的消息后,他便首先联络翁万戈先生,并热情邀请他一同参观博物馆的中国藏品。二人在库房中观赏古代珍品名作,共同度过了几个小时的愉快时光。
 
虽身在异国,但经由东亚文化中共同欣赏的中国古代书画,翁万戈与波士顿美术博物馆的亚洲艺术部缔造了最初的信任与友谊。

 

 

 

波士顿美术博物馆亚洲艺术部主任富田幸次郎

 

 

1949年,富田幸次郎给翁万戈先生的一封信

 

 

从最初的亚洲部策展人富田幸次郎,到随后的亚洲部主任吴同,继而是中国部策展人盛昊、白铃安,以及现任的亚洲部主任喻瑜。这段友谊佳话就这样延续了逾半个世纪。
 
除去2018年那场轰动的文物捐赠事件,在2018-2019年的两年时间里,翁氏家族还追加了更多家藏,其中涵盖了家族祖先画像及先人墨迹。截止至最后一次捐赠,美国波士顿美术博物馆共接收了235件作品。

 

百年守望

根系故土

这也正是波士顿美术博物馆自2019年起,连续三年,每年一次推出翁氏家藏精品展系列展的由来,作为系列展的第二期,本次展览主题为“行旅与故乡”。

 

在中国传统绘画中,诗人和艺术家经常通过他们的艺术形式表达他们对地方的热情。山水虽一般作为中国画的基本题材,但很多作品也表现出艺术家对特定地点的情感或对家乡的向往。

 

美国波士顿美术博物馆“翁氏家藏精品展·第二期 行旅与故乡”展览现场

Weng Family Collection of Chinese Painting: Travel and Home exhibition at the Museum of Fine Arts, Boston April 3, 2021 – March 6, 2022

* Photograph © Museum of Fine Arts, Boston

 

 

展览便以此为题,展出约20件与旅行和故乡有关的来自翁氏家藏的礼物——其中的最为令人瞩目的代表作是王翚《长江万里图》(1699 年),此卷作于康熙三十七-八年(1698-1699)间,正是王翚完成《南巡图》名动朝野荣归故里之时。
 

波士顿美术馆获藏家翁万戈捐赠《长江万里图》|我收我藏|天津美术网-天津美术界门户网站

 

王翚《长江万里图》(1699 年)局部

40.3 x 1617.8 cm

美国波士顿美术博物馆收藏

Gift of the Wan-go H. C. Weng Collection and the Weng family, in honor of Weng Tonghe, 2018 2018.2106

 

 
作品所涉及的地域始于常熟,结束于四川,王翚用了七个月的时间完成了这件代表中国最长河流长江的想象横贯大陆之旅的史诗长卷。

 

 

王翚《长江万里图》(1699 年)局部

40.3 x 1617.8 cm

美国波士顿美术博物馆收藏

Gift of the Wan-go H. C. Weng Collection and the Weng family, in honor of Weng Tonghe, 2018 2018.2106

 

 

除此之外,展览中还有多幅作品代表着翁氏故里常熟的艺术和地域文化的作品。就像开篇苏轼的那句“此心安处是吾乡”,世人可能并不知道,翁万戈的一生,也是百年守望,根系故土的一生。

 

 

《长江边上的小镇》纪录片画面

 

 

展厅中的这部《长江边上的小镇》(又名《扬子江畔一小城——常熟》)纪录片,代表着他对故乡的记忆与思念:1948年,在翁万戈决定定居美国前,他最后一次返回故乡常熟,拍摄了这部纪录片。
 
既是为离别所拍摄,片中便带着些许伤感之意。他不仅亲自撰写了片中的英文讲词,还在片中独白中这样说:
“这块土地是我的城市,我的故乡。叶落归根,在我多年漂泊后,我也会去那里的,时光不能回流,而过去永远在未来之中。”
 
也正在那一年的秋天,为了躲避战火,他与家人把家传收藏打包,远渡重洋。先从天津运到上海,再从上海运到纽约,在1949年初到了美国。
 
光阴荏苒,暮然回首,等到他再次踏上故土,已是三十年后。1980年,翁万戈回到了常熟老宅。
 
翁氏老宅主堂“彩衣堂”,是现今翁同龢纪念馆里最主要的建筑,名字源于古代二十四孝中“彩衣娱亲”之典故,其本身也是一座明代建筑,自翁同龢父亲翁心存那一代购买后,便成为翁氏老宅。

 

 

 

翁氏老宅主堂“彩衣堂”

 

 

三十年过去,再回“彩衣堂”,乡音依旧,只是当初的少年郎已经变了容颜,翁万戈自是感慨良多,于是写下了这首“重返彩衣堂”:
 
卅载离家今叩门  是真是幻过来身
华年已系兰轩树  旧忆多随桂院尘
老媪犹识谁家子  童稚争呼外国人
煦阳暖却风霜日  匾影轻遮梁上痕
翁万戈, 1980年2月15日

 

 

莱溪居外景

 

 

晚年,翁万戈归隐于 “田园”,他在美国东北新罕布什尔州莱姆小镇的居所靠山面溪,他将家命名为“莱溪居”,依然是取自春秋楚国老莱子“彩衣娱亲”之典故,正应常熟老家“彩衣堂”宅名,就如一位远行的游子,始终遥望着故乡的方向。
 

 

一位现代的诗人

 

2020年12月9日,翁万戈于美国离世,享年102岁。
 
大家说他是“翁氏六代家藏的守护者”,可是,也许对他自己而言,他更像一位诗人。
 
因为他曾表示过,自己表达感情的方法就是通过写诗,就连美国波士顿美术博物馆中国艺术部主任策展人白铃安也说,“他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背诗,他的性格与诗非常有关系,一方面是与文字的关系,而且他讲英文的时候也是像写诗。”
 
喜欢画画,也特别喜欢做研究,在白铃安看来,他就像又严肃又特别喜欢笑的学者,特别喜欢跟人讲笑话、讲故事。
 
有时候,他也会讲他一辈子认识的人,比如好朋友王季迁、王方宇、贝聿铭……在人生最后的40年,翁万戈就坐在“莱溪居”的家里听溪、听风、看书。简简单单,仅此而已。
 
“他特别会欣赏这些,是一位现代的诗人,过的是诗人的生活。”白铃安说。

 

前人亦如此,对于我们现在的人又如何?映照本次展览这一主题在当下,或许又多了些许更深为层次之意义。
 
就此,在艺App专访美国波士顿美术博物馆中国艺术部主任策展人白铃安与中国艺术部研究馆员兼该展策展人应非儿,了解这一系列展览背后的故事。
 
Q:翁氏家藏精品展第二期主题是“行旅跟故乡”,主题是如何确定的?
 
应非儿首先想回应大家共鸣的主题。美国也是移民国家,2020年开始的疫情,大家在旅行途中或者在不同国家的往返中,其实都会受到阻碍,所以,Travel(旅行)和Home(家)这两个词,在疫情后时代已经不太一样
 
同时,就“行旅”本身而言,翁先生家藏捐赠的明清艺术收藏非常多,在明清“行旅”也是一种时尚,是中国古代文化的黄金时期,通过行旅,很多地方流派的兴起,区域文化多元性崛起的时代,也与现在所关注的多元性问题,都很有关系
 
另一方面,故乡又是很中国的词汇,自古代开始,文人如作品落款把自己的祖籍签在名字之前一样,故乡也构成对个人身份的认同。
 
作为国际化的机构,波士顿美术博物馆从讲好中国元素、分享中国角度、参与人文关怀这几个方面定的这一主题。
Q:借由翁氏家藏与当下大环境跟生活的呼应。
 
应非儿是的。展厅整体有三个空间,一部分是Travel,一部分是Home,另一部分类似于子空间,专注的城市是常熟。常熟是中国艺术史上很重要、不可忽视的影响至深的地方;同时它也是翁先生家族的故乡,本身就有着多重意义。
 
Q:这次选择20件与旅行、故乡相关的展品如何选择?本期精彩的展品有哪些?
应非儿行旅里面有三件作品都是非常精彩,一件是华嵒的《月夜泛舟图》。这件作品本身也是华嵒现存作品中,非常光彩、笔墨非常精神,整体面貌、气息非常好的一件。

 

华嵒《月夜泛舟图》 请横屏观看

 

 

 

Boating Under Autumn Moon, 1748

Hua Yan (Chinese, 1682-after 1750)

Ink on paper

*Gift of the Wan-go H. C. Weng Collection and the Weng family, in honor of Weng Tonghe *Courtesy, Museum of Fine Arts, Boston

 

 

从落款可知这是华嵒在重阳节后两日所画,通过画里满月的小细节推测,他可能不见得是真在月夜出去看了此景,因为重阳节后月亮应该是上弦月,不应该满月,他可能是自己想象中的行旅。
 
另一件是在翁方纲建议和委托下,罗聘所作的四开册页《坡游仙迹图册》,分别描绘苏轼游记中曾经到访的四地。

 

Image

罗聘

Luo Pin

Chinese, 1733–1799

坡仙游迹图册

Sites of Su Shi’s Travels, 1780 Ink and color on paper

Gift of the Wan-go H. C. Weng Collection and the Weng family, in honor of Weng Tonghe, 2018 2018.2833

 

注:画中的黄楼今为江苏省徐州市黄塔黄楼。1077年,苏轼在徐州城当官,筑黄塔防洪。

 

 

Image

罗聘

Luo Pin

Chinese, 1733–1799

坡仙游迹图册

Sites of Su Shi’s Travels, 1780 Ink and color on paper

Gift of the Wan-go H. C. Weng Collection and the Weng family, in honor of Weng Tonghe, 2018 2018.2833

 

注:今为湖北省黄州雪堂。1081年被流放到南方的黄州的苏轼为自己设计了一座住宅,四面内墙绘有雪景。

 

 

我们也在展厅里标记了地名,从地图可见这是全国游的计划。

 

Image

罗聘

Luo Pin

Chinese, 1733–1799

坡仙游迹图册

Sites of Su Shi’s Travels, 1780 Ink and color on paper

Gift of the Wan-go H. C. Weng Collection and the Weng family, in honor of Weng Tonghe, 2018 2018.2833

 

注:今广东省惠州市白鹤峰。1094年,苏轼被流放惠州。1096年,他在白鹤峰顶上建造了二十间房的宅邸。

 

Image

罗聘

Luo Pin

Chinese, 1733–1799

坡仙游迹图册

Sites of Su Shi’s Travels, 1780 Ink and color on paper

Gift of the Wan-go H. C. Weng Collection and the Weng family, in honor of Weng Tonghe, 2018 2018.2833

 

注:今海南儋州载酒堂

1090年代末,苏轼居住在海南岛的热带小镇儋州,建造了用于自写诗文阅读、也用于宴请来访客人的草舍“桄榔庵”

 

 

还有一件是沈周作品《苏台纪胜图》,这是他和他的好朋友吴宽在泛苏州地区,也涉及常熟、尚湖当地的名胜游。

Image

Image

Image

 

沈周

Shen Zhou

Chinese, 1427–1509

苏台纪胜图

Landscape of Suzhou Sites, about 1490 Ink and color on paper

Gift of the Wan-go H.C. Weng Collection and the Weng family, in honor of Weng Tonghe, 2018 2018.2767

 

 

Q:通过这批展品研究和梳理中,有没有哪些新的发现?
 
应非儿 一是即将发表的一篇文章,主题是“17世纪的虞山艺术社会”。通常提及虞山或是常熟,会联想到黄公望、王翚、吴历这些名家,但事实上,17世纪开始的虞山地区,是无论是音乐、艺术、医学,甚至中外交流都是特别繁盛且独特的地方。
 

Image

Image

Image

 

17世纪虞山艺术家作品

 

 

艺术方面,虞山从元代到清代有超过一千多位画家记录在册,本身是艺术传统非常雄厚的地方。但对于小名家,我们所知甚少。翁先生家藏保留的一套册页,都是专门专注于17世纪不是那么大的名家,但都由同一个人组织,委托他们绘画的,有近60位艺术家都是来自于同一地方、同一时间段,这提供了特别好的艺术生态研究,也给理解这些大画家,提供特别好的时代简影。
 
另外,通过翁先生家藏,我们得到很多和翁同龢相关的作品,他是晚清时候特别重要的书法大家,我们得到他的书法、绘画和日常使用的私人印章。

Image

 

项圣谟

Xiang Shengmo

Chinese, 1597–1658

凝碧池图

Glistening Green Pond, 17th century Ink and color on paper

Gift of the Wan-go H. C. Weng Collection and the Weng family, in honor of Weng Tonghe, 2018 2018.2806

 

 

我们在一幅项圣谟款的《凝璧池图》挂轴上,发现一个“毓庆宫书画记”的收藏章,毓庆宫是当时皇帝的书房、太子的读书所,翁同龢的身份曾经是两代帝师。他自己在题跋里落款说,这就是他以前工作的地方,他行走毓庆宫十三年,大家都叫他“毓庆宫师傅”,作品的购藏理由都保留在他的收藏和题跋和对绘画的评论中,是他在政坛之外艺术鉴赏里的形象,给我们更多立体的角度去理解他。

 

Q:可以透过这些收藏品看他不同的面向。通过展品是否可以透过绘画看出古人在对待旅行与故乡的态度?
 
应非儿一方面,首先希望给国际观众展现明清江南多元的文化价值,这本身就是特别好的文化生态;再者,通过大家频繁的行旅互动,包括意识上的自我整理,交流又或是地方意识的觉醒,这些收藏和保存的历史记忆,都产生很重要的作用。
 
整体上,无论从创作还是非艺术家的个人生活上,这种开放和交流的态度对于今天也很有意义。

 

Image

 

美国波士顿美术博物馆“翁氏家藏精品展·第二期 行旅与故乡”展览现场

Weng Family Collection of Chinese Painting: Travel and Home exhibition at the Museum of Fine Arts, Boston April 3, 2021 – March 6, 2022

* Photograph © Museum of Fine Arts, Boston

 

 

Q:展览中还有一件作品是翁先生本人拍摄的彩色短片《长江边上的小镇》1948年(又名《扬子江畔一小城——常熟》)这件作品可否讲解一下这部短片的由来?
 
应非儿翁先生1938年在美国上学,1948年回来后彻底离开中国,移走所有的家藏。从他出国上学开始,就有了国际化的教育背景,他本身对中国、对故乡、对中国文化开始有了更为国际化的视野,也开始意识到如何在非中国地区讲述中国文化。
 
此外,他也逐步进入电影制作的新兴艺术领域,他在离开中国前,应该拍摄了一系列的片子,不只关注常熟一座城市,同时也关注中国的很多城市。
 
常熟是他的家乡,他也付出很大精力去关注当时的风土民情和城市景象,这部影片很可贵的是保留下的传统水乡的生活方式,可能现在已经消失了,这是他留下的特别重要的历史资料。

 

Image

 

美国波士顿美术博物馆“翁氏家藏精品展·第二期 行旅与故乡”展览现场

Weng Family Collection of Chinese Painting: Travel and Home exhibition at the Museum of Fine Arts, Boston April 3, 2021 – March 6, 2022

* Photograph © Museum of Fine Arts, Boston

 

 

Q:展厅从设置上希望观众是怎样的观感?
 
应非儿整体展厅主色调是白和灰的中国南方传统园林基本色调。另外是中国园林里会用到月亮门和窗的元素,翁先生家的起居室也有这种元素,我们想让观众有在中国传统园林中,娱心悦目的欣赏中国绘画,同时又像在翁先生家里看家藏的双重感觉。
Q:翁氏家藏精品展第二期与2019年翁氏家藏精品展第一期亲友交游有着怎么样的关联性?翁氏家藏精品展计划分为三期,第三期的构想计划是什么?
 
白铃安我们主要考虑的是如何能让这些题目跟翁家有关、又跟中国绘画有关,譬如说,美国人可能不太了解中国整个历史和文化,但是“家”、“旅行”、“朋友”,他们有自己的经验。所以,这些题目与中国文化有关,也跟全世界的人都有关。
 
应非儿第一期是“Family and Friends”,以人为主,讨论亲密关系和艺术在其中的作用和承担的角色功能
 
第二期是“Travel and  Home” ,以空间为主,主要分享的是流动的视觉经验,以及多元区域意识与价值。
 
第三期会是和石头相关的内容。明清赏石既是时尚,也是物质寄托,同时也是审美塑造,又回到了具体意象。
 
这三期角度会稍有不同,同时第三期我们也会引入更多的馆藏,既有翁家的藏品,也有波士顿本身的藏品,想逐步建立翁氏家藏和博物馆本身藏品的对话与融合。
疫情影响我们从2020年3月闭馆,相当于第一期一直被延迟,到了下半年第二期才出来,但是理论上是一期一年。
 
Q:2018年底翁先生向波士顿美术馆博物馆捐赠183件文物收藏曾轰动一时。包括后来的一系列捐赠,他为何对波士顿美术馆博物馆 “情有独钟”?
 
白铃安:翁先生到了美国后去的第一个博物馆就是波士顿美术博物馆。从波士顿美术博物馆的亚洲艺术部主任富田幸次郎(Tomita Kojiro)开始,翁先生与波士顿美术博物馆的其它策展人也保持着非常好的关系。
 
我自己是1987年左右认识他的,他对我们博物馆的感情特别深。他与波士顿美术博物馆很有缘分,而且他知道博物馆收藏最好的是宋元作品,但缺少明清作品,他知道他的明清收藏非常能配合我们的收藏。

 

Q:白老师您80年代就与翁先生开始认识,在认识的过程中,或者梳理藏品,您可以感受到翁先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白铃安:翁先生是挺了不起的人。
 
Q:具体怎么说?交流见面的时候会讨论什么话题比较多?
 
白铃安:有时候讲艺术,有时候讲他一辈子认识的人,他特别喜欢讲故事,喜欢讲以前发生的事情。他认识王季迁、王方宇、贝聿铭都是他的好朋友,他跟他们的关系是文人朋友们的关系,现在都不在了,这种朋友间的关系,特别可爱,挺动人。
 
有时候我们在馆里一起看一些宝贝,比如宋画他最喜欢是陈容《九龙图》,还有一张元人画的牡丹图。他喜欢看这些画,看他们怎么画的,一笔笔研究,他跟我说他一直想自己画一幅《九龙图》。

 

Image

Image

 

陈容《九龙图》局部,纸本水墨,纵46.3厘米,横1096.4厘米,现藏美国波士顿美术博物馆

 

 

Q:后来他动笔画了吗?
白铃安:《九龙图》最后他没有画,可是他给我们博物馆写了一些对联,我们还拍有他正在写这些字的影片,他老了,他手写字还是一点都不发抖。
他还特别喜欢吃东西,特别享受美食。
 
Q:他喜欢吃什么?中餐还是西餐?
白铃安:都喜欢。以前会每天喝一杯酒,他喜欢喝葡萄酒,马提尼,他不喝醉,就是喜欢。他是很有意思的一个人,也非常聪明、非常大方,不仅是他的收藏,他的知识也非常开阔。
Q:翁先生的捐赠特意弥补馆藏的明清部分的空白,他给波士顿美术馆提出什么要求或是希望?
 
白铃安:希望我们能像他们家一代代一样,照顾、保存、研究这些画,把这些画变成全世界的收藏,全世界的人都可以来看、来研究。在翁先生的眼里,这不仅是一张张的画,也可以透过整个收藏,了解翁氏家族的收藏史。
 
应非儿:翁氏家藏建立6世,传承150年,在整个收藏史上也是少见的案例,加之整个家族的巨大名望,无论从家藏角度解读家族文化;还是从家藏了解中国艺术的成就,都提供特别好的资料
 
波士顿美术博物馆的观众是多元、世界性的,在解读和分享翁氏家藏的时候,能够讲到更多中国故事,深入到更多中国文化的细节。
 
Q:通过的几年这些收藏品的梳理和研究中能否分享一些新的发现或者故事?
 
白铃安:有好多故事。譬如,翁同龢是非常有名的书法家,但最近从捐赠的收藏中,我们有一个大发现:翁同龢其实也是画家,他自己也画画,有时候会临摹自己的收藏,有时候也会自己画。
他收藏很多“四王”的画,但自己却画的很拙,不跟着“四王”一路,这点非常有意思。此前很少看到他的绘画作品。他的绘画有非常独特的个人风格,与他的书法完全不同,非常拙,我特别喜欢。

 

另外,我们还发现有三张画,下次可能会展示出来。都是在描写翁心存在广东的一所画院的事情,我们通过研究发现,翁心存曾经在广东呆过一段时间,当时他在一个画院发现里面有好多石头,也有米芾在石头上写的字,这是很重要的发现:以前我们都不知道,翁家还对石头那么感兴趣。
 
应非儿:包括刚才我提到的17世纪的虞山书画册页,里面保留虞山地区最蓬勃兴起情况,也透露当时整个艺术社会和艺术交往。
 
Q:透过这些收藏的研究,是否可以看出翁氏收藏与众不同的理念?
应非儿:翁氏家藏主要由翁心存时建立、翁同龢极大丰富,之后主要以保藏为主,翁万戈先生是捐赠人,他少数添了几件进去,翁氏家族整体收藏是注重书画、注重中国美术史中重要的大家家藏涵盖重要的艺术人物的收藏,这是非常了不起的。这也是为什么能够一下子补全博物馆对于明清收藏的原因。除了本身美术史构建和理解外,也很好反映出19世纪北京文物市场的状况。
 
白铃安:翁同龢和翁心存都有日记,从日记里,我们也能了解他们的收藏,也可以从画和材料里,更多了解19世纪文人的生活与艺术生活的关系。
 
Q:除了这三期的展览计划以后,还有没有针对翁氏家藏做一些研究上的工作?
应非儿:有。从翁氏家藏捐过来以后,研究和著录工作一直在进行中,一方面完善博物馆已有的档案,将所有参加过的展览、已经有学者因此过的内容全部进行梳理。
 
同时也跟着展览,先稍微深入一点的梳理展览作品,后面也会专注一些主题,邀请学者做工作坊共同讨论并深化认识。
 
再者,针对现存藏品中的新发现,如翁同龢本人作为画家的面向、石头的故事……都会在继续和已有文献、馆藏甚至其它馆的资料去进行勾连,进行整体性的研究。
 

翁氏家藏精品展·第二期 行旅与故乡
2021年4月3日-2022年3月6日
美国波士顿美术博物馆
-END-
 
我要回應
我的稱呼
回應 / 意見
驗証文字
 
 
 

 

Copyright © Easy Property Co.,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