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怡居
   回應 : 0
歷史長河偶拾
人海战术的巅峰“第聂伯河战役”,100万人齐冲锋,这仗打得过瘾
战争史札记
微信号
2024年7月8日

(原文發表於2024年6月29日)

苏军以雷霆万钧之势,通过库尔斯克会战以及在西方和西南方向的一系列精准打击,使得德军如同遭遇重锤,遭受了难以挽回的损失,预备力量几乎消耗殆尽。面对苏军的凌厉攻势,德军统帅部不得不做出艰难抉择,决定在苏德战场全线转入战略防御,力求稳定战线,保卫至关重要的第聂伯河以东的经济命脉。

德军犹如一头被围困的野兽,在纳尔瓦河、维帖布斯克、奥尔沙、索日河、第聂伯河中游、莫洛奇纳亚河,直至克里木半岛东岸一线,急速地筑起了一道坚固的防线,被形象地称为“东方壁垒”。其中,第聂伯河一线更是这道防线的核心与灵魂。德军企图凭借这一战略地区,阻挡苏军的进攻步伐,进而寻找反攻的良机。

可是,库尔斯克会战的辉煌胜利,犹如一道曙光,照亮了苏军的进攻道路,为他们转入广阔的战场进攻创造了得天独厚的条件。1943年秋,苏军最高统帅部敏锐地捕捉到了德军稳定战线、转入阵地战的意图。他们决定不给敌人任何喘息的机会,果断地在大卢基至黑海长达1500公里的战线上,发起战略进攻。史称“第聂伯河会战”,在战略进攻中占据了举足轻重的地位。

苏军在西方方向上,计划以加里宁方面军、西方面军和布良斯克方面军为矛头,发起猛烈的进攻战役,让德军无法抽调兵力南下;而在南翼,则以北高加索方面军为主力,收复塔曼半岛,并在刻赤半岛夺取重要的登陆场。

第聂伯河地区,作为战略要地,不仅掩护着乌克兰的首都基辅和顿涅茨克—克里沃罗格两个重要战略方向,还控制着乌克兰的农业和顿巴斯的煤炭资源,对苏联首都莫斯科也构成潜在的威胁。因此,德军对此地区的重视非同一般,企图借助这一天然屏障,抵挡苏军的凌厉攻势。

不过,时间紧迫,德军整个防御体系尚未准备充分,有些地段甚至尚未构筑起完善的工事。防御纵深缺乏强大的预备队,防御后方也不稳固,加之德军士气因一连串的失败而日渐低落,使得这一防线变得十分脆弱。

德军在这一地区集结了重兵,包括中央集团军群的第2集团军、南方集团军群的第4装甲集团军、第8集团军、第1装甲集团军、第6集团军和第17集团军,共计62个师,其中包括14个装甲师和摩托化师,总兵力高达124万人,配备了1.26万门火炮、2100辆坦克和自行火炮、2100架飞机。然而,面对苏军的猛烈进攻,这些兵力似乎也难以抵挡其势如破竹的攻势。

苏军最高统帅部的会战企图十分明确:彻底摧毁西南战略方向上的敌人,解放第聂伯河左岸的乌克兰地区、顿巴斯、基辅,并在行进间强渡第聂伯河,夺取河西岸的战略登陆场,为后续解放白俄罗斯和西岸的乌克兰创造有利条件。

1943年8月26日,随着炮火的轰鸣与天空中战机的呼啸,苏军中央方面军发起了对德军坚固阵地的猛攻。炮火和航空火力长达45分钟的密集准备后,他们在谢夫斯克、诺夫戈罗德—谢韦尔斯基方向上投入了3个集团军的精锐兵力。面对德军的顽强抵抗,主突方向上的第2坦克集团军和第65集团军如同在泥沼中挣扎,尽管他们奋勇向前,但一天的激战下来,仅艰难地推进了3至8公里。

次日,经过无数次的冲锋,苏军终于解放了谢夫斯克,但胜利的喜悦很快被德军的激烈抵抗所冲淡,他们再次陷入困境。而在左翼辅助突击方向上的第60集团军却如同破竹之势,他们迅速突破德军宽达45公里、纵深40公里的防线,于8月29日解放了格卢霍夫,并一路高歌,深入乌克兰北部地区,为苏军在中央集团军群和南方集团军群的接合部上撕开了一道大口子。

为扩大这一战果,苏军中央方面军迅速调整战术,将主突方向上的第13集团军、第2坦克集团军以及最高统帅部调来的第61集团军精锐力量集中到左翼,于科诺托普方向发起新一轮的猛攻。这一次,他们势如破竹。至8月31日,突破口的正面已扩大至100公里,纵深达60公里,德军在无力抵抗之下,被迫于9月1日撤至杰斯纳河和第聂伯河对岸。

苏军中央方面军乘胜追击,左翼部队在行进间强行渡过了谢伊姆河,并于9月9日解放了战略要地巴赫马奇,进而于9月15日攻克了通往基辅道路上的德军重要支撑点涅任。9月19日,在切尔尼戈夫以南,他们勇敢地强渡杰斯纳河,次日便解放了切尔尼戈夫市。随后,他们一路向北,直逼基辅,右翼部队也成功渡过了杰斯纳河,并于9月16日解放了诺夫哥罗德市。

9月22日拂晓,为出奇制胜,苏军左翼的第13集团军不等制式渡河器材运达,便毅然在宽大正面上开始强渡第聂伯河。首批渡河的是携带轻武器的步兵,团属炮兵也紧随其后,而师属炮兵则在河东岸为他们提供火力掩护。

至日终前,第13集团军已成功夺占了一个正面宽25公里、纵深2至10公里的登陆场,前出至切尔诺贝利、高查雷至普里皮亚季河口地区。次日,登陆场的正面更是扩大至35公里,纵深扩展至20公里。同一天,第13集团军的左翼部队又在普里波亚季河右岸占领了一个新的登陆场,为苏军的进一步推进奠定坚实的基础。

德军如同凶猛的潮水,一次次地调集若干师团,企图对苏军登陆部队实施反扑,但是这些反突击如同打在坚硬的岩石上,均被苏军顽强地击退。与第13集团军并肩作战,在基辅以北,第60集团军和近卫第7军机械化部队强渡第聂伯河,无比的英勇。

当中央方面军的左翼在哥美尔以南与德军激战正酣时,其右翼和中路各兵团也如利剑出鞘,向日洛宾和哥美尔发起进攻。至9月底,中央方面军已在第聂伯河、普里皮亚特河和索日河上筑起了坚固的登陆场,并继续扩大着这一成果。

沃罗涅日方面军原计划在8月27日发起进攻,但胜利的捷报传来,中央方面军在基辅的辉煌胜利激起层层涟漪。德军第8集团军和第4装甲集团军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为避免被合围,德军在8月25日便匆匆从阿赫特尔卡突出部撤退。沃罗涅日方面军右翼部队抓住战机,提前转入追击,当天便解放了阿赫特尔卡,并一路向前推进15至20公里。

9月2日,右翼部队如秋风扫落叶般解放了苏梅,随后又向罗姆内、朴里卢基和基辅发起了猛烈进攻。左翼部队与草原方面军紧密配合,在哈尔科夫西南与德军展开激战。9月10日,他们突破了罗姆内东南的德军防线,3天后便在宽阔的战场上强渡了苏拉河。

9月21日,加强给沃罗涅日方面军的近卫第3坦克集团军先遣支队,在布克林附近如猛虎下山般强渡第聂伯河,成功夺取了一个登陆场。次日,方面军突击集团的其余部队也利用坦克集团军的战果,开始了强渡行动。

草原方面军虽然与前两个方面军的战斗情况有所不同,但同样展现出了顽强的战斗意志。在8月底以前,他们在哈尔科夫以西和西南进行多次战斗,成功解放了哈尔科夫。随后,他们继续向克拉斯诺格勒、上第聂伯罗夫斯克方向进攻,但遭到德军15个师团的顽强抵抗。经过一系列激烈的战斗,草原方面军打退了德军的反突击,并在9月初开始向目标地点发起进攻。

9月6日,苏军最高统帅部调整了草原方面军的任务,命令他们向波尔塔瓦和克列缅丘格方向实施主要突击,以阻止德军在该方向上建立稳固的防线。到9月20日,草原方面军在追击敌人的过程中,已经前出到距第聂伯河70~120公里处。

23日,他们成功解放了波尔塔瓦,6天后又解放了克列缅丘格。至9月底,草原方面军已全线推进到第聂伯河,肃清了东岸的德军,为接下来的强渡第聂伯河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而在沃罗涅日方面军和草原方面军激战的同时,西南方面军也于8月13日从伊久姆地域向巴尔文科沃方向发起进攻。尽管8月份的进展有限,但他们成功扩大了伊久姆地域北顿涅茨河右岸的登陆场,为后续的战斗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8月18日,烈日炎炎。南方面军各兵团在伏罗希洛夫格勒西南地区发起进攻。南方面军第5突击集团军和近卫第2集团军突破了德军米乌斯河一线的坚固防御。随后,由近卫第4机械化军和近卫第4骑兵军组成的方面军骑兵机械化集群,一路进攻到亚速海沿岸地区,切断了塔甘罗格防御之敌的退路。

8月23日,红旗的飘扬,苏军解放阿姆夫罗西耶夫卡后,继续向南发起猛烈的进攻。仅仅一周后,即8月30日,塔甘罗格这座战略要地也被苏军成功解放。这一连串的胜利,使得南方面军在顿涅茨克、阿姆夫罗西耶夫卡和塔甘罗格湾之间的德军防线上,如同利剑般撕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

9月初,西南方面军左翼部队不甘示弱,在伊久姆东南的北顿涅茨河地区再次发起攻势,成功地突破德军第1装甲集团军的防线。两个方面军的进攻,形成了一股不可阻挡的突击力量。德军南方集团军群在苏军的凌厉攻势下,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不得不在8月31日开始将第6集团军和第1装甲集团军右翼撤往戈尔洛夫卡、日丹诺夫一线的后方预设阵地,同时以顽强的后卫部队进行抵抗。

不过,苏军的攻势并未因此减缓。9月8日,南方面军粉碎了德军后卫部队的抵抗,解放顿巴斯州首府斯大林诺。紧接着,在9月15日,德军统帅部在巨大的压力下,不得不命令南方集团军群放弃顿巴斯,全线撤至梅利托波尔、第聂伯河一线后面的“东方堡垒”。苏军两个方面军乘胜追击,向西南和南方进一步发起进攻,于9月22日前出到扎波罗日耶以南和莫洛奇纳亚河一线,成功解放了顿巴斯。

在接下来的战斗中,苏军如同破竹之势,不断取得新的胜利。9月25日,西南方面军在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以南强渡第聂伯河,9月底已经进抵莫洛奇纳亚河地区。

至9月底,中央方面军、沃罗涅日方面军、草原方面军、西南方面军和南方面军,已经解放了除莫洛奇纳亚河以西和扎波罗热以东的小部分地区以外的整个第聂伯河左岸乌克兰地区,在洛耶夫至扎波罗热之间近750公里宽的正面上先后进抵第聂伯河。部分部队更是抓住机会,实施了强渡,在第聂伯河西岸夺取了23个登陆场,为后续战斗创造了有利条件。

乌克兰第1方面军在11月3日发起基辅进攻战役,这是为解放乌克兰首都而精心策划的壮丽篇章。最初的战略蓝图上,苏军计划从布克林和基辅以北两个方向发动猛烈冲击,形成钳形攻势。但是,德军早有防备,他们在布克林登陆场集结了10个师,加之地形起伏,坦克部队行动受限,苏军两度突击均未能如愿。

面对困境,苏军最高统帅部决定调整战术,以柳捷日登陆场为主攻点,布克林登陆场则作为牵制德军力量的辅助战场。乌克兰第1方面军迅速调动兵力,近卫第3坦克集团军和第7炮兵军如同猎豹般悄无声息地从布克林登陆场转移至柳捷日登陆场,准备发起致命一击。

这一战术调整让苏军在柳捷日登陆场形成了压倒性的优势,兵力三倍于敌,火炮和迫击炮更是达到了4.5倍的优势,坦克数量更是高达九倍。为了出奇制胜,苏军精心策划一场迷惑德军的行动,第40、第27集团军率先从布克林登陆场发起佯攻,德军因此被牵制了大量兵力。

11月3日凌晨,随着炮火和航空火力的轰鸣,乌克兰第1方面军主力从柳捷日登陆场发起猛烈冲锋,仅仅一天,就深入德军防御纵深5至12公里。为扩大战果,近卫第3坦克集团军及时投入战斗,他们如同破竹之势,连续突破德军防线,切断了基辅至日托米尔的公路,德军防线开始崩溃。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苏军乘胜追击,第38集团军和近卫第5坦克军迅速接近基辅郊区,最终于11月6日拂晓,乌克兰首都基辅在曙光的照耀下被彻底解放。同时,近卫第3坦克集团军也解放了瓦西里科夫,并在7日攻克了法斯托夫。

苏军的胜利如燎原之火,迅速蔓延至整个乌克兰西部地区,至11月13日,苏军已经推进至拉杰卡、日托米尔、法斯托夫地区,基辅登陆场更是扩大到了正面宽140公里、纵深150公里的辽阔地域。

可是,胜利的喜悦并未让苏军放松警惕,他们深知德军不会轻易放弃,反扑随时可能到来。果然,德军统帅部迅速调动第4装甲集团军的15个师,企图从法斯托夫西南和日托米尔西北两个方向对苏军实施反突击。然而,此时的苏军已经兵强马壮,士气高昂,他们严阵以待,准备迎接任何挑战。

苏军在侦查了德军企图及其主力装甲集群在法斯托夫以南和西南地区的集结态势后,于11月12日作出决策,暂停了日托米尔以西的攻势。自13日起,苏军方面军以第38、第40、第27集团军和近卫第3坦克集团军等精锐部队为核心,在中央和左翼精心构筑多层次的纵深防御体系,并紧急调派了方面军预备队以增强防御力量。

而在右翼,第13、第60集团军则与白俄罗斯方面军并肩作战,持续发动攻势,成功牵制了德军的主力部队。在抗击德军疯狂反扑的过程中,苏军虽然一度因力量悬殊而陷入苦战,但他们凭借着坚定的意志和出色的战术运用,成功将德军击退至有利防御区域。

11月20日,德军虽以巨大代价占领了日托米尔等地,但胜利的果实短暂且虚幻。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德军第4装甲集团军两次企图以数个装甲师在苏军第60集团军地带突向基辅,均被苏军以雷霆万钧之势击退。德军在伊格纳特波尔、梅列尼、斯塔维谢一线的疯狂进攻也如潮水般退去,未能撼动苏军坚固的防线。

经过近一个半月的激战,德军在基辅方向的进攻仅取得了微不足道的35~40公里进展,其突击力量已疲惫不堪,损失惨重。而此刻,乌克兰第1方面军在得到强力支援后,于12月24日发起了反攻。仅仅一周后的12月31日,苏军便以破竹之势重新夺回了日托米尔。至月底,苏军已收复了德军在反攻中夺占的全部土地,第聂伯河会战在1943年年底宣告结束。

此次会战,苏军不仅重创了德军南方集团军群的基本兵力和中央集团军群一部,更在长达四个月的进攻中,消灭了德军在第聂伯河附近的防御力量,彻底清除了德军在左岸的全部桥头堡,并在右岸建立了两个战略登陆场和数十个战役战术登陆场。

这一胜利,不仅粉碎了德军恢复沿第聂伯河进行防御的企图,更为苏军日后在白俄罗斯的进攻、完全解放第聂伯河右岸乌克兰以及将侵略者彻底驱逐出境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苏军在第聂伯河会战中的辉煌胜利,与库尔斯克会战共同构成了苏联卫国战争的重要转折点,标志着军事战略形势和力量对比已发生对苏联有利的不可逆转的变化。这场战争,已进入了将侵略者从苏联土地上完全驱逐出去、彻底消灭法西斯欧洲新秩序的历史新阶段。

 
我要回應
我的稱呼
回應 / 意見
驗証文字
 
 
 

 

Copyright © Easy Property Co.,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