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 : 0
政經新聞及評論
10年后,普京被缺席了
牛弹琴
微信号
2024年6月11日

(原文發表於2024年6月5日)



6月6日,诺曼底登陆80周年。

法国举行了隆重的纪念活动。法国总统马克龙去了,美国总统拜登去了,英国国王查尔斯去了,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去了。

德国总理朔尔茨也去了。

我们没有看到一个熟悉的人物,普京!

不是普京不想去,是西方拒绝邀请他。

要知道,当年的苏联,抵抗了绝大多数的德军,最后是苏联红军扭转了欧洲战场局势,攻入柏林。苏联也付出了2000多万人的巨大民族牺牲。





因此,战后西方纪念诺曼底登陆,苏联或俄罗斯领导人应邀出席,这是一个惯例。

10年前,诺曼底登陆70周年,普京还出席了;但10年后,惯例戛然而止,法国明确表态,今年不会邀请普京。

事实上,今年的80周年大庆,没有任何俄罗斯代表出席。

而且,普京即便缺席,但没有缺席“挨骂”。

虽然人们看到,年迈的拜登,一度似乎不知道该坐还是站。但在演讲中,他却火力全开痛骂:乌克兰被一个一心想要占据主宰地位的暴君所侵略……向恶霸投降,向独裁者低头,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谁是暴君?谁是恶霸?

拜登,你说的到底是谁?



当然,普京也别生气,拜登在法国骂你,但也内涵特朗普。

比如,在讲话中,拜登还说:美国将各国团结在一起的独特能力,无疑是我们力量的源泉。孤立主义在80年前不是答案,今天也不是答案。

表面是反思,是夸耀,但按照CNN的解读,拜登“巧妙抨击了特朗普的‘美国优先’”!

所以,在美国国内,特朗普也痛骂:我们正可能卷入第三次世界大战,就因为我们的领导人……

普京生气吗?

普京显然很不高兴。

此前一天在与外国媒体老总会面时,普京表示,当年是苏联蒙受了巨大损失,俄罗斯是苏联的合法继承者,但他们却不邀请俄罗斯,“那就让他们在我们缺席的情况下,大肆庆祝吧……”

为什么不邀请普京?

马克龙其实挺犹豫的,但最终,泽连斯基去了,拜登去了,普京显然就不方便了。

但这毕竟是纪念诺曼底登陆80周年。我看到,即便是俄罗斯的反对派,也抱怨西方的这个举动,将被视为对俄罗斯的侮辱。



最后,两点我个人的感慨吧。

第一点,我们目睹了最戏剧化的10年。

让人眼花缭乱、却又让人感慨万千的10年。

10年前,世界也有矛盾也有斗争,但没人想到,欧洲会发生战争;但10年后,一场二战后欧洲最大规模的战争,正在激烈进行。

10年前,西方的重要庆典,一般都还会邀请普京;10年后,西方彻底对普京说不,不仅拒绝普京,也拒绝了整个俄罗斯。

哦,还有,10年前,英国还是欧盟的成员;10年后,英国已经和欧盟分家,以至于CNN调侃,今年的纪念活动,英国伞兵降落在诺曼底,“首先欢迎他们的是法国海关”!

10年,真是弹指一挥间;10年,世界已经彻底改变。

我们不知道是有幸还是不幸。

有幸是我们都在见证历史,不幸是我们看到了太多的战争、灾祸、苦难,在21世纪的今天。

人生,又还有多少个10年?



第二,他们才是主角,但他们正在快速凋零。

我看到,80周年纪念活动的现场,还来了100多名裹着毛毯的二战老兵。

当然,他们都是西方盟军的老兵。

80年过去了,当年英俊帅气的小伙子,现在基本都已是百岁老人了。他们功勋卓著,他们才应是纪念活动的主角。

但时间是最无情的敌人。

不出意料的话,这将是这些老兵最后一次出席这样的纪念活动。

事实上,看媒体报道,一名102岁的美国二战老兵,就在前往参加诺曼底纪念活动的路上去世。

老兵永远不死,只会逐渐凋零。

事实上,不是逐渐,而是快速,但这就是自然规律,不管是谁,不管你怎样位高权重,叱咤风云,但都逃不脱自然规律。

只是,他们当年的奉献和牺牲,才换来了世界和平;但今天的世界,又变得越来越不和平。

 
 
我要回應
我的稱呼
回應 / 意見
驗証文字
 
 
 

 

Copyright © Easy Property Co.,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