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 : 0
好文共賞
解決臺灣問題的最新研判(深度)
Chairman Rabbit
tuzhuxi
2022年8月22日
(原文發表於2022年8月17)
一.回顾对台湾台海问题的“十点预测”
 
去年10月份,作者写过一篇《对台海问题的十点预测》。我们先把当时的“结论”列一下:
 

1)北京是希望用和平手段解决台湾问题的

2)北京是可以等待的(虽并不情愿),但应没有必须完成统一不可的时间表

3)在可预期的未来,和平手段无法解决台湾问题

4)即便如此,北京仍不会主动采取武力手段统一台湾(“主动”加重点号)

5)台湾绿营政客会继续搞“台独政治”,但不会更进一步,以避免激化矛盾

6)导致武统最大的风险来自美国——未来可能上台的Trump政府

7)底线被挑战的中国一定会武力出击,其决心超过外界预期

8)即便北京尝试武统台湾,美国也不会直接出兵介入

9)如北京武统台湾,美国主要的对策将是开展对中国的制裁、禁运

10)美国是最大的隐患:中美关系越为恶化,北京武统可能性越大

这几点研判(或“预测”)存在一个显见的问题,即:
 
——如果一方面,北京坚定采用“和平统一”的手段解决问题(以“一国两制”为框架),
——另一方面,又没有非完成统一不可的明确的时间表……
 
现实情况是,尽管我们看到民进党绿营总在蠢蠢欲动,通过寻求一些边际上的“突破”获得政治收益,但基本上是被锁定在“现状”里的:他们不敢也无法进一步朝台独的方向迈进——除非能够获得美国的明确授意和支持。
 
而美国过去几十年对中国及两岸问题一直采取“战略模糊”策略:一方面和中国大陆搞好关系(祭出《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的大旗),一方面又和台湾保持密切的交往与联系(《台湾关系法》及“六个确保”)。虽然一直在军事上武装台湾,反对大陆采取军事行动,并乐见台湾在政治和意识形态上远离甚至反对中国大陆,但又止于支持台湾绿营更进一步改变现状。
 
美国可能“使坏”
 
但又不能排除美国国内政治进一步恶化,导致美国对华态度与关系进一步恶化,并使得美国开始愿意推动台湾朝着“台独”的方向改变现状。这是有可能的。如果要展望的话,美国可以动用的手段非常多。在最为顶层(或根基的)环节:
 
——美国国会可以出台全力支持台湾的新法案(如美国参议院正在酝酿的S.4428《台湾政策法》);
——极度保守的最高法院可以对《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的法律地位做出某种裁定
——不友好的新总统上任后直接废除《中美三个联合公报》。
 
这些都是有可能的。说白了,如果美国方面的政治情势不好,可以把这些中美关系的根基都推翻,对中国全面摊牌,进入真正的冷战。
 
但美国也有可能希望大体“维持现状”
 
但同样也有可能的是,美国继续遵循过去几十年的对华政策,搞“战略模糊”,维持台海现状,一方面和台湾保持密切往来,但一方面也不支持台湾朝“台独”、“脱中”的方向进一步迈进。
 
但是,为了捍卫其核心利益,美国也只会全力阻止中国大陆按照自己的方式与台湾实现“和平统一”(即“一国两制”模式)。就美国的利益、视野、角度、诉求、预期而言,它只愿意接受一种形式的两岸“和平统一”,就是中国大陆全面接受美国西方制度,然后在平等的基础上与台湾统一(大致可以理解为东西德的合并模式)。
 
可以料见:美国将会投入全部的资源和能力,阻止中国大陆对台湾进行政治和文化影响(“和平演变”),阻止中国大陆按“一国两制”的形式统一台湾。
 
在这个版本里,美国既不会支持台湾独立,也不会停止“以台制华”。这其实就是延续既往的政策。
 
两岸问题的“主动权”问题
 
如果把美国看作一个影响台海问题两岸局势的重要因素的话,那么无非两种场景。
 
场景一:美国在形式上或实质上放弃《中美联合公报》的核心精神(“一个中国”,以及不搞“一中一台”)、开始推动台湾“脱中”甚至独立。如果是这个场景,中国大陆肯定要出手,包括不排除动用武力解决统一问题。
 
场景二: 美国在形式上还延续《中美联合公报》,但全力阻止中国大陆按照自己希望的方式(“一国两制”)实现两岸统一,并把“两岸分治”的现状不定期的、永久的延续下去。
 
“场景一”比较容易理解。如果是“场景一”,问题反而“简单”了。但如果是“场景二”的话怎么办呢?统一问题怎么解决呢?难道就让问题“一代一代传下去”么?
 
另外,如果我们采取的政策、行动、手段最终都只是为了应对美国的策略、态度、行动,那两岸问题的主动权不就跑到美国人手里去了么?不就是被美国人牵着鼻子走了么?美国人不动,维持现状,我们似乎就没有办法了;美国人鼓动台独,改变现状,我们反倒可以出手了。那该如何理解并做到北京提出的“牢牢把握两岸关系主导权和主动权”呢?
 
对于北京而言,归根结底,还是取决于对两个问题的判断:
 
——两岸统一到底有没有期限和时间表?(即能不能容忍“一代一代传下去”)
——在现实及可预见的未来,北京中央政府提出的和平手段(即以“一国两制”为蓝本商谈“和平统一”)是否能够如预期实现统一的目标。
 
 
二.其他的一些情势观察
 
问题1:对台湾进行和平统一,在可预见的未来,是否具备现实可行性?
研判:恐怕并不具备现实可行性。
 
问题2:短期难以实现,但“和平统一”是否永久不能实现呢?
研判:长期看也是悲观的。
 
问题3:时间到底是“统一”的“朋友”,还是“敌人”?换言之,越往后拖是越容易,还是越难?
研判:时间是“统一”的“敌人”(一代一代传下去并不利于问题的解决)
 
问题4:不解决台湾问题,对中国会有什么不好的(国际)影响么?
研判:不解决台湾问题,任其发展、放大,对中国后续发展会带来越来越大的问题。(总书记在纪念辛亥革命110周年的讲话里明确指出:“‘台独’分裂是祖国统一的最大障碍,是民族复兴的严重隐患。”
 
问题5:如不解决台湾问题,对大陆北京中央政府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么?
研判:“统一问题”既然已经反复提了,民众形成了预期,作为历史使命、任务、担当、责任,就必须要着手解决了。
 
问题6:解决台湾问题有没有或应不应该有大的时间表?
研判:如果判定拖下去并不利于问题的解决,就应当有要一个大的时间预期,在什么时候需要完成。
 
文章并做总结,可以再重复一下。
 
“台湾问题必须解决,事关中国领土完整,是祖国统一与民族复兴的重要里程碑。但归根到底,如何选择解决“台湾问题”的时机与时点?需有分析的维度、标准、参考。譬如,在特定的时点解决台湾问题的利弊:
 
一、是否有利于该特定历史时期中国国内大的局势;
二、是否有利于该特定历史时期中国在国际上大的局势;
三、历史纵向比较,是否是一个比较容易解决问题、处理问题的时点
 
如果条件都大致有利,那就可以选择解决台湾问题。
 
文中并做一总结:“总的来说,既然终归要做的,那么,晚统一不如早统一。”
 
那么,回到本文最初,作者援引之前所写的就台海问题的十点研判预测,有没有要修正的地方?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既是机遇,也是挑战。结合过去一段时间两岸及国际情势的发展,作者觉得,之前研判预测的“第二条”大概需要修正:
 
北京是可以等待的(虽并不情愿),但应没有必须完成统一不可的时间表”……
 
解决台湾问题,完成祖国统一大业,已被确立为中华民族复兴的定义及目标之一;
 
如果这个目标不完成,还会妨碍中华民族复兴其他目标的完成。我们现在提出来的所有的事业,都有一定的时间预期(往往具体到年)。
 
如果提出来一个事业或目标,连时间预期都没有,可以任其按照自己的逻辑自由发展,让下一代人、让下下一代人,甚至不定期不定量的未来一代人去解决(“一代一代传下去”),那提出来也就没有意义了。
 
此外还有特别重要的一条:如果两岸统一是民族复兴大业的核心目标,那么这个目标的达成只能由中国人自己完成了,不可能由美国主导、决定,更不可能求助于美国。
 
回顾历史,也恰恰是因为有了美国的军事干预,才使得中国内战问题延续下来不得解决。
 
美国,从最一开始,就是中国统一大业不能完成的原因,在可预见的未来,它也将是中国统一事业最大的绊脚石。对这个问题,国人必须有最清醒的认识。
 
台湾问题因民族弱乱而产生,必将随着民族复兴而解决。对于台湾问题,我们已经有了更加清醒与现实的认识。统一大业必将完成,作者亦相信,这个问题不会被无限地“拖”、“传”下去。
 
我要回應
我的稱呼
回應 / 意見
驗証文字
 
 
 

 

Copyright © Easy Property Co.,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