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 : 0
好文共賞
神勇的病貓
屈穎妍
暢所欲妍
2024年6月6日

(原文發表於2017年6月26日)

已忘了是第幾次,偕女兒興高采烈去游泳,預先穿了泳衣在內,跑一條大斜路,身水身汗來到泳池門口,然後看見那行大字:今天主池不開放。酷熱加掃興,怒氣可想而知。
 
  我是一個平民,住在沒有私人會所私家泳池的鄉村,要游泳,只能光顧政府的公眾泳池。我住的區域有個康文署管轄的大型泳池,所謂大型,不過是一個標準池、一個訓練池和兩個嬉水池而已。
 
  訓練池的水深大概去到肚腩,嬉水池更不用說了,對我們這些只想游泳的人來說,偌大的游泳場,能用的就只有一個標準池,然而,這些年,注意,是「年」,不是講笑,那標準池三日唔埋兩日休池,早年說是維修,最近連理由都懶得說了,總之就是關閉,冬天不開放,夏天又閉館,每天象徵式地開幾個嬉水池給大家玩玩水,天熱人多,泳客只能浸浴不能動,去一趟泳池,消不了暑,反而「慶」過火屎。 
 
  問守閘阿姐何解主泳總關閉,她們說,沒救生員嘛!果真如此。 
 
  這幾年救生員請病假成風,兩星期前,康文署轄下的西貢廈門灣、銀線灣及清水灣三個泳灘,一日內竟有19名救生員請病假,導致泳灘要扯上紅旗。19個同事一齊病,事有湊巧到這個地步,康文署負責人竟然視若無睹,如果是在私人機構,別說那19個請假救生員,連康文署整隊負責人都要人頭落地。 
 
  救生員集體請假,目的是為了抗議人手不足,此行為的始作俑者,是港九拯溺員工會前發言人兼工黨執行委員郭紹傑,這位仁兄,97年之前還是美國人,拿著綠卡,為特朗普打過工、做過生意,在彼邦開名牌跑車、住千六尺大屋……97年後,卻忽然回了香港,做個收入微薄的救生員,並加入工黨做執委,於2007年參選過沙田區議員,選不上,自此一直擔任港九拯溺員工會發言人。 
 
  2013年9月,正值佔中醞釀時期,郭紹傑忽然工傷,請病假一年。病榻中的他,竟在2014年為爭普選與民主黨的胡志偉、尹兆堅組成絕食團,威威武武地絕食了16日。期後佔中爆發,仍在病假的郭紹傑身體壯健得不只靜態絕食了,還動起來,擔任佔中場地糾察長兼肥佬黎貼身保鑣,更為主子追捕毆打向黎智英擲豬雜的反對者,表現神勇,完全不像一個病到要請一年假的人。 
 
  無力返工卻有力佔中的郭紹傑,2016年發起救生員全港罷工,期後救生員不斷以郭紹傑式病假來作抗議,玩到今日。 
 
  為業界爭權益是一回事,拿假病假呃納稅人錢又是另一回事,康文署多年來對一個小小救生員的長長病假置若罔聞,造就今日救生員「唔攞假就笨」的壞風氣,影響廣大市民。 
 
  其實要查證很簡單,找出批病假的醫生名單配對一下,就會發現端倪。請假病假屬欺瞞行為,涉事醫生更是偽造文件兼專業失德。其實殺雞儆猴有多難?如果康文署繼續姑息,市民就告到申訴專員、告到審計處去,因為問題已不在郭紹傑身上,罪魁就是多年來縱容包庇的康文署。
 
 
我要回應
我的稱呼
回應 / 意見
驗証文字
 
 
 

 

Copyright © Easy Property Co.,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