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 : 0
奇、趣、妙、識
上午被免职,下午就被带走!这位曾连续24年上春晚的国家一级演员,现在怎么样了?
环球时局焦点
微信号
2024年3月25日

(原文發表於2024年2月15日)

距离黄宏淡出演艺圈,不知不觉已经过了9年。
9年的时间里,他的“对手”赵本山不再上春晚,他的“搭档”宋丹丹辗转于各档综艺。
而连上24年春晚的他,莫名其妙地销声匿迹,还背上一身骂名。
黄宏贿赂2000万被捕了...
黄宏贪污受贿被“带走”了...
黄宏做厂长成绩太差被撤...
当年,担任八一制片厂厂长的黄宏,身上还有少将军衔,却被一夜撤职。
一时引起无数人猜测,甚至有知情者表示:
“他上午被免职后,下午就被带走了”。
难道,老艺术家还是逃不开“晚节不保”的结局?
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背后真相。
01
黄宏出生在一个艺术世家,自小跟着父亲学戏。
13岁那年,他以第一名考上沈阳军区文工团。
孩子要当兵,家里最放心不下的就是父母。
所以在当兵前四个月,黄宏在家里没吃过一顿肉。
他跟父亲发脾气,父亲才语重心长地对他说:
“孩子,我主要是怕你想家啊!”
年少气盛的黄宏,不懂父母的良苦用心。
他只想赶快入伍,穿上军装,那种喜悦简直无法抑制。
14岁那年,海城发生地震后,他们赶到连队。
连队让他们自己写作品,写不了作品就别想演。
被“赶鸭子上架”的黄宏文思如泉涌,连夜挑灯写了《姜大叔保猪场》。
这一个不被期待的小品,竟然演了上百场,场场卖座。
1976年,黄宏写了《雨夜茶棚》这部作品。
这是专门为唐山而写的。
没过多久,作品就登到了人民文学出版的《抗震凯歌》杂志上。
这一次,黄宏的作品变成了铅字,被更多人看到了。
从小加入文工团的黄宏,没有系统学过文化课。
当年的第一部作品,还是用拼音和圆圈硬生生写出来的。
他深知自己的不足,就偷偷下苦功。
团里有两个辽宁大学函授班的名额,他想也不想就报名了,被团长嘲笑:
“黄宏啊,我都不敢学,你还敢说啊!”
他被这句话刺激到了,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学。
别人在外面看电视,他就把自己锁在屋里读书。
一天坐在那儿读18个小时,学习得尤为认真,连头发都掉了不少。
爱学习的孩子,上天不会辜负他。
黄宏不仅通过了辽宁大学的函授班,后来还考上了解放军艺术学院,然后到北大进修研究生。
就拼着一股不服输的尽头,他的作品开始被越来越多的人看到。
02
然而,演艺界人才济济,初出茅庐的黄宏又算得了什么。
他在大学毕业那年,凭快书拿了两个全国金奖。
结果人家说,快书的地方味儿太重了,不适合上晚会。
他又用了一年时间,专心搞故事,又拿了全国故事一二等奖。
结果人家说,现在说故事的能人太多了,我们也不好安排。
屡屡被拒的黄宏,下定决心学小品。
1987年,黄宏第一次受到春晚的邀请。
导演对他的《左邻右舍》非常感兴趣,让他过来排练。
他兴奋得不得了,天天熬夜改本子、做录像,带着整个军区的期待前往北京。
结果,小品的名额满了,他精心准备的小品被搁置了,导演对他说:
“黄宏同志啊,我们下次再合作吧。”
这一个晴天霹雳,把黄宏打击得溃不成军,在火车上就病倒了。
他深感愧对军区的期待,自此更加忘我地写剧本。
之后两个多月里,他疯狂创作了七个小品,直接登上了辽宁台、沈阳台、大连台、吉林台、黑龙江台、哈尔滨电视台。
实现了他当初的豪言——“地方包围中央,走基层路线”
如果没有这股不服输的尽头,黄宏的名字恐怕会消失在1987年。
但正因为他不服输、拼到底,转年就上了中央台的春节晚会。
1989年,他凭原创小品《招聘》,在春晚舞台上赢得满堂喝彩。
1990年,他和宋丹丹合作了小品《超生游击队》,妙语连珠,笑料百出,至今仍然是经典佳作。

▲黄宏演出小品《超生游击队》
1994年,他和侯耀文合作的小品《打扑克》既娱乐又讽刺,赢得了春晚节目评比的一等奖。

▲黄宏演出小品《打扑克》
自此,黄宏成了春晚舞台上的“常青树”。
有他的作品就有笑声,由他创作的作品就有保证。
03
连续24年,黄宏在春晚舞台上扎了根。
不靠别的,就靠他把创作当成毕生的事业。
他的好友郭达曾说:
“在小品的舞台上,黄宏是他最大的‘隐患’和‘对手’。”
有一年,他们单位搞了一场晚会。
黄宏一个人就主演了两个作品,一晚上下来要累瘫。
而郭达呢,只有两三句台词,简直没法比。
可郭达输得心服口服,他曾这样评价黄宏:
“他在准备剧本的时候,就像一个不断充气的气球。”
黄宏可以不吃不喝不睡觉,就为了想点子。
每天没日没夜地排练,不图什么,就为出一个好作品。
有时候嗓子倒了,身体不舒服了,也要硬撑着上台。
他一直卸不下内心的那股劲儿。
也正因如此,黄宏的作品才金句频出。
他的小品《装修》,讽刺那些无良装修工。
干一样的活儿,“大锤80,小锤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