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產 政治 經濟 軍事 社會民生 管理、銷售與推廣 營商 思辯 文史哲 媒體 教育 法律 生活隨筆 旅遊 舊文新編
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 香港的致命傷中原往事其他
瀏覽人次 : 12155    回應 : 0
功。德。言
醫學界彰顯極度保護主義
 
王文彥
怡居地產常務董事及
中原地產創辦人
2019年5月4日

負責醫生註冊的醫委會本月8日將再開會,討論放寬外來專科醫生實習期的要求,因上次會議將四個方案全部否決,令全城嘩然,公眾不滿之聲四起,逼使醫委會要開會再投票。醫學會 420 提出「第五方案」,將寬免實習與服務於不同機構的年期捆綁,於考取執業試後,須在相關機構工作一年半、三年或四年,此議隨即受到兩大學醫學院及衛生署強烈反對,再掀起論戰。

星島日報社論在423日評論說:

『海外專科醫生來港工作,縱使考執業試及格,仍須實習半年,這安排一直受到批評,認為他們已具專科資歷及經驗,更通過了考試,沒理由要像新畢業醫生般實習,令人相信設這關卡的真正目的,是令欲來港的海外專科醫生卻步。

醫學會提出的新方案,是讓海外專科醫生可用在港工作的年期,抵銷實習時間,表面上是一個寬免安排,但細看其內容,海外專科醫生須與機構「綁死」一段長時間,門檻仍然頗高;此外,方案將海外專科醫生分為三類,服務於醫管局的,考試後工作一年半就可免實習,而在大學醫學院和衛生署任職者,則要工作三年至四年,被形容為比其他方案更「辣」。

從海外專科醫生的角度,取得專科資格已要過關斬將,還須考香港的執業試,及格後又要受服務年期限制,來港的積極性自然大打折扣,正如一位資深醫學界人士所言:「又要專科,又要考試,有幾多海外醫生會嚟呀?」』

『醫學會成員給一些醫生提出這樣那樣的規限,振振有詞說要保持香港醫療服務質素,但曾任醫委會主席的麥烈菲菲卻看穿了其真正用意,就是藉此維護醫生的既有利益,她甚至毫不含糊地直指部分人是「極度保護主義者」。她因而認為大大降低門檻,定出最寬鬆的限制,在香港可以增加醫生人數。』

好一個「極度保護主義者」的洞悉,麥列菲菲真是一語中的。說到「極度保護主義」,香港醫學界不是唯一的,其他專業團體,特別是與醫師並稱的三師:會計師、律師及建築師,無不如此,所異者僅是程度而已。

香港醫生收費(特別是手術費)、律師及大律師的專業服務費(特別是知名大狀的訟費),以及會計師審計費,都是環球數一數二的;香港樓價全球第一,部分原因就是建築費高,紮鐵工人日薪要二千多元;教師質素普遍不高,但教聯及教協為保護旗下教師的鐵飯碗,堅持反對輸入外地高質薪平的教師;飲食業工作多有厭惡性,長期人手不足,但有關公會及立法會的政客誓死反對輸入外勞。

勞動力極度不足,不管是專業還是非專業,最佳解決辦法就是輸入外勞,這樣最利於香港的經濟發展,最符合香港的公眾利益。現時為了行業的利益,不惜將公眾利益置諸腦後,將香港的經濟發展和市民所遭受的損害擱置在一旁,有道理嗎?!

 

任何高官政客,不能「擇善固執」、「自省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 都應該鳴鼓而攻之,可以用選票的,就用選票攆走他們。

 

 
 
我要回應
我的稱呼
回應 / 意見
驗証文字
 
 
 

 

Copyright © Easy Property Co.,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